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阿里深耕农业,盒马悄悄进村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7-30 02:06:43 10 0

原标题:阿里深耕农业,盒马悄悄进村

来源 | 亿欧网(公众号ID:i-yiou)

作者 | 顾彦

本文核心观点

1、盒马村是以订单农业模式为基础的数字农业探索;

2、消费者对优质农产品的需求,是催生盒马村、产地仓、销地仓等新业态出现的根本原因;

3、目前的数字农业,还是“大佬的游戏”。

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在外界看来有点“帝国边疆”的意思。

这个2019年10月才成立的部门,目标定得却很高——到2022年,阿里经济体涉农产品全年的网络销售额,要破4000亿元。

9个月后,在近日公布的《2020阿里农产品电商报告》中,他们交出了这样的成绩单:

2019年,阿里平台农产品交易额为2000亿元,是全国最大农产品上行电商平台;

2020年疫情期间,截至4月25日,淘宝、天猫平台累计为全国农民售出超过25万吨滞销农产品;

2020年一季度,农产品直播销量比上年同期增长1.4倍。

但3年内要翻一番,阿里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

农产品的上行,不只有电商销售。阿里将从建设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开始,对农业的生产、加工、物流、销售、金融等环节,进行全链路数字化升级。

这个过程也许艰难,但整件事情的路径,已经渐渐清晰。

以销定产

展开全文

以销定产

根据订单为盒马种植农产品的盒马村,是阿里数字农业基地最典型的代表。

四川省丹巴县八科村,是全国首个盒马村。该村特色农产品黄金荚,曾因缺乏销路濒临绝境,与盒马合作后仅用3周时间就推向全国,成为网红蔬菜。随后这种模式在全国推广开来。

图源/新浪微博@盒马老菜

2020年疫情期间,多地农产品销售受阻,盒马村却销量倍增。

一位生鲜电商业内人士告诉亿欧,滞销的主要原因是销售渠道不畅。饭店停业、市场关门、出口受限,让农产品失去了大部分销售渠道,虽然个体消费者的需求在各大生鲜电商平台集中爆发,但长期依赖线下渠道的农户却对接无门。

而盒马村的优势正体现在渠道上。“以销定产”的订单农业模式,让供需两端实现了无缝对接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现代农业研究中心分析师田金强介绍,订单农业其实很早就已出现,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国内一直没能发展起来。

缺乏组织是很大的一个原因。通常是农户和采购方的自发行为,具有较大的随机性。

另外,缺乏约束、买卖双方都容易毁约或欺诈,也是常见的情况。因农产品价格波动而拒绝执行订单价格的事情屡屡出现,据统计履约率不足40%。

巨头企业的介入,能更有效地组织和带动农户参与,并形成更成熟的供销体系。

订单农业也不是未来农业的最终形态,“全链路数字化”的概念正汹涌而来。

数字化对产业链的赋能,不仅是产销线上平台式对接,还包括通过大数据精准定位消费者需求,种植过程的数字化和标准化管理,采摘、运输、销售、配送等环节的全流程追溯,以及匹配农业保险等金融服务。

这些都是目前盒马村正在进行的探索。

加速推广

加速推广

经受住疫情考验的盒马村开始加速生长,在上海、浙江、陕西、重庆、广东、湖北、四川等地生根。

2020年4月,盒马宣布总部落户上海浦东,将与上海浦东新区航头镇共建一批盒马村。计划投资1亿美元,将综合运用5G、物联网IoT、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建设生鲜商品加工中心、半成品及成品食材研发中心、无人自动化冷链物流中心。

2020年5月,四川丹巴县委书记何文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八科村,今年丹巴又诞生了4个盒马村。接下来希望出现更多的盒马村,把丹巴建成盒马县。

2020年7月,阿里宣布与山东省淄博市达成战略合作升级,双方将共建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即“盒马市”。

从村,到县,再到市,盒马村模式扩张速度很快,阿里的数字农业由浅入深。

根据双方协议,此次盒马市落地淄博,最大的目标是在此建立数字农业产业中心,这将是一个立足淄博、辐射山东及中国北方地区的大型数字化产地仓。

产地仓看起来像是一个集运中心,实际上却是一个对农产品进行分选、品控、装箱、打单等全流程操作的标准化生产线。自动化分选线等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可以把生鲜农产品在这个过程中的损耗率从20%-30%降低到10%。

与产地仓相对的,则是销地仓。销地仓主要由盒马原本的冷链仓改造而成,类似于目前生鲜电商行业中已有的“前置仓”,旨在缩短供应链配送路径,让商品更快送到消费者手中。

阿里想要织起一张“产地仓+销地仓”的物流网络,一端链接供给端的盒马村,另一端直达需求端的消费者。

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盒马创始人侯毅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目前,产地仓、销地仓全部采用自营模式。

电商天使投资人、电商行业分析师李成东认为,目前农产品苦于物流过程损耗太大,品质不稳定、可控性较弱,导致商家口碑和消费者体验性都很差。

但是在需求端,消费者愈加重视商品的质量和品质,品牌化的优质农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因此“盒马想要发展自己的品牌,就必须在产地、物流和销售环节进行更严格的品质把控”。

需要更多力量

需要更多力量

数字农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简单来讲,正如侯毅曾经说的,是希望农民能种出好产品、卖出好价格,让农民增收;也是希望城市消费者能吃到安全、健康、优质的农产品。

更长远地看,是要推动中国农业的转型升级,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将有机会出现改变。

“农村将从分散的生产单元升级为现代农业数字产业链的一部分,农民成为数字农民,并且用创新的方式把农产品卖出去。”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

“从目前的数字农业案例来看,绝大部分都是头部企业的强强合作,比如阿里、京东、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和首农、北大荒、中化这样的传统农业产业龙头。而且投入都是比较大的,通常投资都是以亿元为单位,实则就是‘大佬的游戏’。”田金强说。

但即便是阿里这样的“大佬”们,也无法凭一己之力成就农业产业的数字化升级,这个过程需要更多力量参与。

侯毅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呼吁,希望“带领行业各种资本进入农村市场“,“未来的农业一定是国家、政府、资本包括一些有情怀的企业家,去对农业进行有效的、规模化的组织”。

近日,农业农村部和阿里已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电子商务平台对接、普惠金融服务创新和数字化乡村治理等领域开展合作。

不过大家心知肚明的是,阿里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在数字农业方面获得补贴之外,乡村治理平台、县域金融服务等项目,也将成为其在下沉市场中与拼多多、京东等竞争对手较量的筹码。

图源/新浪微博@上海崇明

结语

结语

“数字化”、“新业态”、“新基建”这些抽象的词语对于农户来说,太难理解。

但当“盒马村”的牌子在他们的村口立起来以后,数字化就变成了抬头就能看见的无人机,变成了源源不断的电商订单,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收入增长。

不管是4000亿元农产品销售额的“小目标”,还是数字化农业新业态的“大方向”,都需要从让农民获得真实的收益开始。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现代农业研究中心分析师田金强,电商天使投资人、电商行业分析师李成东,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以及不便透露姓名的多名行业人士等。

参考资料;

1、《2020阿里农产品电商报告》,阿里研究院、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

2、《阿里拼多多们真能改变农业么?》,吴倩男,虎嗅

3、《盒马村被复制:让农民坐上新零售的牌桌》,周有辉,鹿鸣财经

4、《盒马村:阿里巴巴数字农业的实践》,联商网

5、《阿里靠数字化重构农产品流通网络,涌现出越来越多“盒马村”》,高梦阳,钛媒体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