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闲鱼卖佛祖,转转代相亲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7-31 02:08:48 2 0

原标题:闲鱼卖佛祖,转转代相亲

来源 | 银杏财经(公众号ID:yinxingcj)

作者 | 吴不知

今年,二手市场除了直播,总体上波澜不惊。

7月24日,罗永浩直播带货首次出现二手产品,由转转信用背书的1700台自营iPhone悉数售出,支付订单总价接近千万。

罗永浩的人设与平台优势产品结合成效显著,黄炜觊觎网红流量数月,此时终于发现自己的带货能力没有自信的理由。

三个月前,转转CEO黄炜瞅到众大佬下凡直播间,搞了一波投放。从宣传图片上只见他面带微笑左手边是一块黄色金币,右边是两部绿色的iPhone11样机,要不是右上角标注半身像来头,还以为哪家电商为了控制成本请来某二线男星带货。

一般来说,带新货比带二手货更简单,即便如此黄炜也只带出99部iPhone 11,总成交额不到400万,罗永浩近千万元的带货规模完全碾压黄炜。

展开全文

直播是蒋凡的手笔,人虽被打入冷宫,可他的“遗产”却实实在在成了热门工具,转转与闲鱼陆续上线直播。

两家都源于内部孵化,阿里与58同城用不同的思路打造产品,转转继承了58的流量模式,闲鱼骨子的电商DNA突变出社区属性。

模式差异塑造了二手C2C电商头部格局,闲鱼占大头,转转拿小头。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闲鱼市场渗透率达70.7%,转转仅有20.38%,数据悬殊意味着两家品类份额差距巨大。

不同的起点

不同的起点

闲鱼先于转转问世。

2013年,陆兆禧全面主持阿里工作,为了all in无线,从内部调集一大波人到杭州西溪,其中就有阿里老人谌伟业。

“明天去手淘所在的无线事业部报道,一分钟都不能迟到”,因为谌伟业是武汉人,做事认真,所以有“小雷军”的雅号。本能告诉他上级命令根本没有回旋余地,随即做好了准备来日转战新部门。

琢磨了八个多月时间,谌伟业请示张建峰能不能改造现有二手业务,张建峰嘴上同意,可结果管理层一毛不拔,还对产品提出了百万日活的要求,这可愁坏了小雷军。

与此同时,苹果应用商店升级,闲鱼提交的适配版本迟迟过不了审核,谌伟业愁上加愁,跑到微博呼天抢地。

“iOS 8的亲们,闲鱼给你们跪了!适配iOS 8的新版,两周前就已提交App Store审核了。求乔老爷显灵,快让苹果审核通过吧!”

虽然闲鱼尚小,但PK文化浸淫之下,谌伟业的团队一开始就把淘宝视为赶超对象。在一次采访中,他说团队从没有想过干掉京东,而是要另寻它法,用非淘宝的方式颠覆淘宝。

转转稍晚些介入二手市场,当时58与赶集网刚刚合并,赶集二手网原本可以为之带来较为扎实的基础。

在集团内部,姚劲波特别看重有想法的年轻人,只要提供的项目有可操作性,哪怕当场跟他拍桌子,他也不会介意。

由于闲鱼早一年介入市场,黄炜领班的转转团队想要弯道超车并不容易,58以及背后的腾讯无法给予它们电商层面的支撑,只能为之提供源源不断的流量与金钱。因而转转还在襁褓之时就高度依赖流量,无论是融资还是进入小程序,腾讯都给了它不小的支持。

那几年市场资金宽裕,如果创业者不浮夸,老老实实做产品,只要是做电商和阿里敲竹杠,腾讯都有可能为其慷慨解囊。

流量与金钱没能扳回失去的一年,后发者与先发者的差距越来越大,大到用海量广告投入都不能缩小差距。于是黄炜找了个牵强的理由给自己下台,“闲鱼就是趁着我们和赶集打仗正打得白热化的时候,插入了空档”。

把锅扔给杨浩涌与闲鱼,说实话不太厚道。

跑在前面的人不会在意追赶者指指点点,谌伟业在一个场合上曾用“20年前报纸中缝广告”形容58赶集介入二手市场的方式,在他眼里那是落后模式,与互联网公司的定位格格不入。

两家同台PK的对手因为各有所凭,在一个赛道玩出了两种花样。

转转虽然有独立APP,却沉迷在58赶集的分类模式之中无法自拔;闲鱼生于社交大跃进,后来成为独立事业部,在来往与淘宝双重作用下衍伸出社区C2C属性。

闲鱼的案例至少可以说明:阿里不是没有社交基因,只是小雷军不太多罢了。

转转患上流量“强迫症”

转转患上流量“强迫症”

58同城起于分类信息,自姚劲波南下深圳傍上微信之后,流量思维几乎贯穿旗下所有产品,在转转上尤其明显。

如高度依赖分类信息引流,从下方一级入口可以窥探其逻辑,平台为卖方与买方提供所需信息,促成双方完成交易。这种盈利模式取决于平台能否解决信息不对等的问题。

不过信息不对等的问题随着行业成熟有了新的要求,流量模式的弊端越来越多,比如卖方信息是否真实、如何管控运输风险、能否解决售后问题等等。去年,《经济导报》曾系统总结过转转成为假货中转地的原因,问题集中反映在管理缺位上。

而且近来在平台上出现一些难以监管的“商品”,买家权益缺乏保障,例如某商家提供相亲服务,还要求用户自提。

有一种说法是“流量是流过去的量”,如果不能找到增加性服务(娱乐属性、社区氛围之类的)使之成为“留量”,就是虚假繁荣。随着人口红利见顶使得增长日渐乏力,转转既不能生产流量,也缺乏流量抓手,所以只能向微信寻求帮助。

或许是命运女神垂青,2017年微信上线小程序,转转忙不迭抓住救命稻草,话事人的“流量强迫症”溢于言表。黄炜谈及微信小程序时提到“二手电商最重要的元素是供给、流量以及交付,我们要做好流量、风口背后真正的商业本质”。

言下之意还是打算继续深挖流量价值。

二手商品市场的痛点不在流量本身,而是如何最小化信息不对等,解决交易环节中的各种问题。屡屡爆发的信任危机迫使转转走向自营,亲自下场控制风险。

自营电商利弊参半,一方面成本高、见效慢,另一方面品质可以得到保证,容易取得长期优势,比如转转的二手手机业务便得益于此。

拿了腾讯的钱,得了腾讯的病。转转沉迷于垂直细分,去年5月上线切克,进军服饰与鞋类,又收购了数码消费品检测筛选平台WHYLAB实验室,透支之后终于发现钱不够了。

9月,黄炜写了一封800多字的内部信,“活下去”三个字用了四次,受强大的求生欲支配,推出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联合垂直手机回收玩家精细化运作二手手机产业链。

不过转转走自营二手电商存在先天短板,或许能够在二手手机与母婴两个垂直分类领域实现单点突破,却不可能取得全面胜利。自营模式需要平台背书,可58和微信两大靠山都无法为交易行为背书。

从供应链入手解决品控问题是不错的想法,但转转的路子却越走越窄。如果为所有品类建立供应链,成本将进一步高抬,拿着腾讯领投的3亿美元融资不可能满足其需求。

根本问题还是处在58分类信息指导思想下,买家与卖家处于封闭的点对点交流状态,对于买家而言,无法通过平台了解卖家信用,又没有“公示栏”供人参考。相同条件却对卖家非常有利,信息不对等、平台监管难,直接后果就是消费者购物体验不佳。

转转的路子越走越窄,闲鱼的双腿却越迈越大,大到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闲鱼的“玩”模式

闲鱼的“玩”模式

闲鱼能牢牢占据头部,除了竞争对手给力、背靠阿里之外,还有独特的社区模式。

不同于黄炜视流量为生命,把共享经济当作保健品,谌伟业对二手商品交易的理解更深。不知是不是有过切身经历,他发现用户交易闲置物品的心理与商场购物的体验完全不同,甚至有一点成“瘾”性。

为了把“瘾”放大,闲鱼在阿里不太行的社交领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用“鱼塘”兴趣小组的个性化、人情味标签,解决了转转砸钱都搞不定的信用问题。

个人是二手交易的主体,谌伟业创业时定下绕开淘宝的路径,避免落入流量陷阱损害个人利益。C2C模式不仅仅是联系个人卖家与买家那么简单,B2C模式下品牌、平台、监管方都可以覆盖到每个环节,但C2C只能依靠平台自身。

转转背后站着58,这颗大树无法独自给予其支持,支付上得依靠第三方,社交上需要微信背书,运输则仰赖物流公司。反之,阿里独自抚养的闲鱼就没有这个问题,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都能精准施策。

闲鱼躺在“鱼塘”摸鱼的宁静最终被打破。去年“712”组织架构调整,原闲鱼事业部资深总监谌伟业调入蚂蚁集团,而淘宝直播及内容生态事业部资深总监陈镭(闻仲)调入闲鱼,出任CEO。

原本外界以为,此举只是为闲鱼发力直播做准备,结果却让平台慢慢从偏重社区转倒向电商一边,仿佛一个专注二手交易的“淘宝”。

谌伟业关注社区运营的理由在于,买卖双方接触频率越高、最终销量和持续交易行为会随之增大,因此平台只需刺激买卖双方不断交流互动即可。而在两年前,他甚至把GMV放到第二的位置,更关注页面互动率。

或许是看到社区运营可以吸引越来越多用户关注,闲鱼自去年改版后,鱼塘tab页的呈现方式从商品变成类似豆瓣的“帖子”,塘主被赋予更大权限,平台以交易为主转变为以互动为主。

但陈镭莅任后,带来了原本属于淘宝的直播,还有一些不被淘宝平台接受的东西,像是多年未曾开封的食品,平台的味道越来越奇怪。

千人千面,用户与日俱增,闲鱼上稀奇古怪的产品也随之增多。从二次元到周边,闲鱼渗透率不断刷出新高背后,一些很难被普通人理解的产品开始作为商品在平台流通。

比如买“佛”。买方在闲鱼上购买该产品后与卖方取得联系,互加微信后,一个ID名为“佛祖”、头像让人肃然起敬的账户跃然屏上。

随后买家与卖家协商为朋友祈福,并将之拉入到群中,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应买家要求发了一段“平安经”风味的经文后,卖家以“佛祖”自居,口称“我听到的话就帮你实现”。被T出群后,还留下一段十分讽刺的系统提示:你已将“佛祖”移除群聊。

众所周知,建国后不允许成仙,为什么却能在闲鱼买到新鲜出炉的呢?在平台上不仅可以买到神仙,还能买到“基佬日常车”,其实是损坏自行车;还能买到失去顶棚的五菱厢式货车,名曰“后线敞篷车”。

挂羊皮卖狗肉,卖家种种越界行为已触及法律法规,平台听之任之,长此以往闲鱼还有多少价值?

结语

结语

多年以来,淘宝都为闲鱼贡献了一个一级入口。带来更多用户的同时,闲鱼终于不再是个人买家的秀场,燃财经曾报道过平台正不断被商家侵蚀的情况。

陈镭接手之后,跟我拍、截图识别即可转卖、全民直播等原本属于淘宝的产品大量上线,完善电商属性的同时社区开始变得浮躁起来。

奔向电商并非坏事,如果在个人手里,闲鱼或许能成为二手版淘宝;平台一旦被商家侵占,那么闲鱼很可能以处置个人闲置物品之名,行厂家去库存之实。

闲鱼有电商之危,转转有“留量”之困,两大平台各有各的烦恼。

7月,闲鱼优品突然出现一家名为“转转官方旗舰店”的商铺,黄炜用耐克广告词向竞对献殷情:未来一切皆有能。这不仅让人联想起当当,自己的APP门前冷落就去天猫开家旗舰店。

近来闲鱼与转转都开始直播带货,闲鱼是天猫模式,拉来几十位明星助阵;后者效仿流量平台,找来罗永浩直播带货,但二手电商本质上还是C2C,直播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之兼容,反倒让卖家机构化,将平台淘宝化。

闲鱼的忧虑少很多,即便失去社区,至少还能成为剁手党的回血营地。转转可就难了,倘若变成闲鱼上的二手品牌店,腾讯还愿意投美元吗?

参考资料:

1.凤凰财经:“献身”直播带货,转转CEO黄炜一小时卖出700多台手机,2020.

2.锌财经:二手电商市场之争:闲鱼向上,转转向下,2020.

3.i黑马:从1分钱都不给到投1亿,马云为啥突然看重这个“穷儿子”?2016.

4.经济导报:“转转二手平台”咋成假货中转地,2019.

5.阑夕:小程序搅局下的电商江湖 转转如何实现“流量变现”?2018.

6.燃财经:职业卖家攻占咸鱼,2020.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