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融资2000万 他1年圈2100万用户:用动画IP带货 1条视频卖300万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02 02:22:23 3 0

原标题:融资2000万 他1年圈2100万用户:用动画IP带货 1条视频卖300万

文 | 刘小倩

全网突破2100万粉丝,视频点赞3亿,集均点赞60万,累计播放量超40亿——这是重力聿画的虚拟网红IP “我是不白吃” 上线10个月交出的成绩单。

重力聿画成立于2016年,创始人朱宇辰是90后,曾斩获2009届北影、中传动画专业双校状元,2012年还获得高校动画学院奖最佳导演。公司团队成员也基本都是像他一样科班动画专业出身。

旗下IP“我是不白吃”,将脑洞大开的创意和各类美食知识结合起来,通过风趣幽默的剧情展现美食特色。近期带货的一款冰淇淋,视频上线24小时销售额突破100万元,最终广告播放量达1819万,最终销售金额300万元,点赞量为123.9万。

2020年7月,公司刚刚完成了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由艾莫基金领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盛景嘉成跟投。此前,重力聿画也曾获得青锐创投、华盖资本及创享投资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

全网突破2100万粉丝,视频点赞3亿,集均点赞60万,累计播放量超40亿——这是重力聿画的虚拟网红IP “我是不白吃” 上线10个月交出的成绩单。

重力聿画成立于2016年,创始人朱宇辰是90后,曾斩获2009届北影、中传动画专业双校状元,2012年还获得高校动画学院奖最佳导演。公司团队成员也基本都是像他一样科班动画专业出身。

旗下IP“我是不白吃”,将脑洞大开的创意和各类美食知识结合起来,通过风趣幽默的剧情展现美食特色。近期带货的一款冰淇淋,视频上线24小时销售额突破100万元,最终广告播放量达1819万,最终销售金额300万元,点赞量为123.9万。

2020年7月,公司刚刚完成了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由艾莫基金领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盛景嘉成跟投。此前,重力聿画也曾获得青锐创投、华盖资本及创享投资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

注:朱宇辰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展开全文

科班动画团队初入短视频

科班动画团队初入短视频

去年10月,“我是不白吃”IP第一次短视频带货时,网友留言一片欢腾,“恭喜不白吃喜提第一条广告。”

然而,等到广告量逐渐增加时,又遭到了粉丝的抨击,“啊,不白吃要变成营销号,开始恰烂钱了。”

3个月后,“我是不白吃”的视频留言画风已经大变,很多网友开始被它种草,“今天又学到了奇怪的知识,然后还可以开开心心买个货。”

用户评价的变化,侧面印证了“我是不白吃”动画内容IP制作商业化的成功。然而,在此之前,朱宇辰和团队却深感动画内容制作叫好不叫座的现状,公司难以盈利,面临资金压力。

朱宇辰生于1991年,是2009届北影、中传动画专业双校状元。2012年,他曾获得高校动画学院奖最佳导演奖,而在他两年前获得该奖项的是哪吒导演饺子。

2016年6月,他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创办重力聿画(动画繁体字的分拆)。这些同伴里,有的曾任《爱情公寓》的剪辑师,有的曾效力于亚马逊及日企动漫公司,还有前央视双语主播等。

收获全网4亿播放量的《食神魂》

最初的3年内,公司以生产原创番剧为主,出品的两季《食神魂》收获了全网4亿播放量,B站评分9.4分。

虽然团队选择了一条有消费属性的美食赛道,在节目中穿插了一些美食品牌露出,从而可以获得一些广告收入,平台播放的流量分成也能为项目增加了收入,但这个项目也只能说“略微盈亏平衡”。

“因为动画IP是要靠时间来养的。”朱宇辰解释,一部12集的作品,每周播放1集,也就只能播放3个月,团队却可能要花一年的时间去制作。流量会随着播放量的趋势波动,营收也是如此。为了维系热度,就需要不断地生产制作出新的内容,从而形成循环。“所以那些真正成功的动画,大多都好几百集,就是为了持续营造热度。”

当时,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营,团队偶尔还需要做一些简单的外包项目来补贴公司。漫威电影宇宙系列动画就是其中之一,但令朱宇辰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项目也成为了公司重要的战略转折点。

漫威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解决国内观众不了解漫威电影宇宙带来的营销困难。为此,朱宇辰选择把超级英雄用Q版形象表现,用动画短视频将复杂的漫威电影宇宙解释出来,降低用户的观看门槛,尤其让国内的女性粉丝了解并入坑漫威。这支2分钟的短视频在微博上播出后,第一天的播放量就突破500万。

项目的成功让团队真正见识到了短视频的魅力。那是2019年7月,短视频风头正劲,抖音对外公开的日活也已经达到了3.2亿。

看到机会之后,朱宇辰开始深入研究短视频,他发现,虽然已经巨头林立,但其实市场还有空缺。“消费类虚拟形象的动画短视频并不常见,且消费类的素材丰富,能够保证稳定内容输出。同时,美食动画的商业模式相较其他类型优势比较明显,它可以和整个食品、快消品、餐饮行业深度结合,在成就大IP的同时,与消费品牌合作空间也很大。”

一周后,团队达成共识,朱宇辰拍板,公司调整重心,从原来的长番剧制作转变成短视频制作。

用动画语言讲述复杂故事

用动画语言讲述复杂故事

起初,朱宇辰只是做了几个黑白的小DEMO。内部团队觉得很不错,但他坚持再次拿给周围十几个创业者朋友去验证,大家纷纷反馈有意思。

于是,团队十几个人开足马力,一周内做了50集短视频,每集60秒。“执行力真的很强,大部分团队可能需要数十人在一周内完成50集制作,但还不一定能够写出50集剧本。”

“我是不白吃”形象

2019年7月31日,“我是不白吃”第一个短视频“油条”上线抖音,播放量达400万,点赞超20万。

一炮走红之后,朱宇辰并没有急于去做商业化。“我们在塑造一个虚拟形象,一个让观众认同和喜爱的美食专家形象,所以不白吃从第一集开始就在说,我真是太有文化了。”

在朱宇辰看来,美食是一个大垂类,主题可以是苹果、香蕉、薯片等。他们的短视频看上去是一个动画片,实际也可以说是在分享一个故事,讲述与主题相关的冷知识。如果在视频下面挂一个购物车,就能带货。

他以苦荞茶为例,传统意义上大家只知道苦荞茶很好,但不知道原因。苦荞麦的价值源于内部含有一种特殊的类黄酮物质——芦丁。团队就以芦丁入手,让不白吃营造了一个苦荞宝宝心里好苦的视频。

苦荞麦的第一份工作是主粮,可以吃;第二份工作是芦丁,可以清理身体里面的垃圾。一份工资,两份工作,怪不得我这么苦。此条短视频播放量达到1908万,点赞量为102万。

像这样的内容,团队还生产了很多。他解答,对于专业团队来说,内容创作不会立即就枯竭,因为可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土豆应该是最常见的东西,而我们大概做了400集才谈到土豆的内容,可想这里面的市场有多大。”他笑言,仅以土豆为主题,团队又能讲出10集故事。“把复杂的东西用可视化的动画语言表达出来,更是我们专业动画人的长项。”

2019年10月,“我是不白吃”抖音粉丝200万。朱宇辰认为,商业化的条件已经成熟。

一条广告播放量1819万

一条广告播放量1819万

一条带货视频上线2个小时,就产生了近4800个订单,但品牌公司最近的仓库库存最多只能支持3000单。客户只得周末赶紧加班,或者去其他仓库调货。

朱宇辰表示,很多客户都是这样被他们的带货能力惊艳到,然后再不断介绍新的客户过来。

牛乳冰淇淋

牛乳冰淇淋是“我是不白吃”IP近期销售额最高的一款产品,视频上线24小时,销售额突破100万元,并迅速登上抖音人气好物榜TOP1,最终销售金额超过300万,广告播放量达1819万,点赞量为123.9万。“直到现在,我们几乎都没有点赞量10万以下的广告。”

直播图片

与此同时,“我是不白吃”还在开展直播带货,最高峰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万,累计观众达312万,最高单场GMV为866.9万元。

前几日,天问一号发射,“我是不白吃”和航天文创联手共同在户外进行第一次直播,吸引了50余万用户观看。近日,中国广告协会发布抖音KOL上半年综合价值榜TOP100,“我是不白吃”获得第一名。

之所以“我是不白吃”能够具备这么强的带货能力,朱宇辰认为它具备了很多真人主播不具备的优势:

其一,人设易改且不易崩塌。由于短视频传播的是硬核知识科普,所以IP前期80%的粉丝都是男性,后来IP把“嘤嘤嘤”作为口头禅并开始卖萌后,女性用户直冲45%,“这就是人造人的强大之处”。

其二,不白吃已经建立起了有消费力的粉丝群体。7月11日的新抖数据显示,近一个月里,“我是不白吃”直播12场,场均销售额为48.85万元,而同类虚拟主播销售额大多不足一万元。

其三,稳定性强。在平台上,一旦头部主播离开公司,将会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但虚拟主播不会跳槽,持续性强。

2020年7月,公司已经完成了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由艾莫基金领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盛景嘉成跟投。

之后,朱宇辰还会继续打造“不白家族”,如针对下沉市场的女性家居生活账号“我是不白用”等。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