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去美国“割韭菜”?造车新势力赴美上市的时代红利已消失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05 03:23:24 3 0

原标题:去美国“割韭菜”?造车新势力赴美上市的时代红利已消失

1.走,去纳斯达克!

2018年底,瑞幸咖啡风头正盛。

主流舆论沉浸在一片被粉饰的太平中:在资本市场,股东赚钱,股民赚钱;在大众消费市场,绝大多数大城市中的上班族,也对瑞幸咖啡的“良心”赞不绝口。

铺天盖地的广告和优惠券,似乎打造了一个人人爱瑞幸的乌托邦。一时间,几乎全世界所有人都在“为爱”鼓掌。

所以,瑞幸咖啡商业逻辑的核心,不是用互联网思维卖咖啡,而是将所有人的利益统一起来。一桩没有人不获益的生意,往往具有病毒式蔓延的特征。

有人说,皇帝的新装被戳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普通人并没有获益。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很精准地弥补了这一点,所以,即使2018年前三季度净亏8.57亿元,外界仍然少有质疑。

当时“新锐君”还在一家传统媒体,因此,布置了“瑞幸咖啡亏损”的选题给年轻的同事。多位同事觉得,瑞幸咖啡没问题,没啥可写的。

最后,只能强迫要求年轻人写。报道出来后,很快上了热搜,24小时的阅读超过了1亿。

从报道的反响来看,并不是大多数人对瑞幸咖啡没有质疑,而是被“补贴的咖啡”给收买了。很多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就是最近8年,移动互联共享经济创业的现实,瑞幸咖啡只不过将其极端化。

那篇文章并没有独家的信息,只不过提出了瑞幸咖啡的商业逻辑不成立的质疑:每卖一杯咖啡都不赚钱的咖啡公司,根本不可能找到其他的方式来盈利,它所讲的商业故事,不过是海市蜃楼。

本质上,它和摩拜、小蓝车等共享单车,以及后来的共享汽车是一样的。主营业务不赚钱,烧钱找流量,而流量根本变不了现。用巨额实体业务投入,去找流量的办法,本质上都是“耍流氓”。

展开全文

很简单,获客的代价太大了,流量效益根本覆盖不了获客成本。所以,共享汽车如果不能从载客客单上盈利,那也一定会走共享单车的老路。

瑞幸咖啡被爆出财务造假后,很多人最担心的是,未来还有没有比星巴克便宜一半的咖啡喝。可见,瑞幸咖啡的补贴,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大规模的笼络人心策略。

过去8年,国内惊涛骇浪式的商业创新,基本上是由一帮互联网大佬在主导,很多玩砸了,很多还没有砸,但也慢慢沉沦,甚至销声匿迹。

现在唯一还热度很高的,就是互联网造车。蔚来、理想、小鹏汽车都由前互联网人牵头,背后组建了互联网巨头为主的“金主团”。

(记得关注我们,看深度文章不失联哦)

02.避而不谈的盈利话题

8月30日晚,理想汽车赴美上市,以发行价11.5美元开盘,收盘时涨到16.46元,市值约为139亿美元,比肩两年前在美国上市的蔚来汽车(市值:144.5亿美元)。

随后,小鹏汽车也爆出即将赴美上市。而小鹏官方则很暧昧地回应,不予置评。

但创始人何小鹏早在两年前就透露了要赴美上市的心思。可见,此时的“不予置评”,更多地为了不抢李想的风头,不想蹭一个战壕里战友的热度。

互联网公司普遍会选择去纳斯达克上市,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在A股上不了,甚至H股也是。A股主板对公司上市前有盈利要求,而纳斯达克没有。

所有的造车新势力,都有一个遥遥无期的痛点,那就是盈利节点几乎无法预期。所以,所有的新创车企,可能会提出两年、三年的销量目标,但无法直面盈利目标。

目前,全球的新能源车企只有一家能实现季度盈利,那就是特斯拉。今年第二季,特斯拉净利润1.04亿美元,去年同期亏损4.08亿美元。

不过,特斯拉已经整整走过了17年的历程,但即便如此,特斯拉还没有实现年度盈利。就算造车新势力能赶上特斯拉,要盈利仍旧要翻山越岭。

特斯拉在第二季度的盈利,是通过当季交付9.1万辆实现的。而造车新势力里销量最高的三家,蔚来、理想和威马今年上半年的销量分别为1.4万辆、0.95万辆和0.77万辆。

差距有多大?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蔚来创始人李斌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蔚来已经走出了“重症监护室”。但从销量上看,即使拄着拐杖走出来了,接下来可能仍然很蹒跚。

以汽车行业的规律来看,不摊销研发成本和没有巨大闲置产能的前提下,年销5万辆可能达到一家车企的盈亏平衡点。但以蔚来“烧钱”的营销模式看,10万量级可能才是盈亏线。

如果摊销研发成本,我们可以参考特斯拉的盈亏平衡线。去年特斯拉全年销量为36.7万辆,接近盈亏平衡线。今年特斯拉的目标是50万辆,可能迈过这条线,实现年度盈利。

也就是说,特斯拉的年度盈亏线,在年销40万辆左右。蔚来、理想和小鹏什么时候年销40万辆?任互联网人心有多大,也很难估算得出。

造车新势力的商业模型,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走通。它所在的阶段,其实和瑞幸咖啡、摩拜单车在2017年、2018年的阶段一样,资本圈炒得火热,真实的消费市场一地鸡毛。

03.干得过传统车企吗?

造车新势力真正的对手,其实不在战壕里,也不是特斯拉,而是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

同级别车型竞争中,造车新势力打不到特斯拉的价格。而其直接对标的是,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传统车企目前占的市场份额也最大。

造车新势力的特征是,有大量的风投资本站在后面,这些互联网人和风投往往有大IP,所以经常在舆论上兴风作浪,热度很高。

而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往往由车企自有投资,炒作不如造车新势力熟练,资本化进程也很慢,营销也只局限于汽车领域,曝光度远不如造车新势力。

但实际上,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排行榜里,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比造车新势力好很多。

今年6月,国内新能源汽车EV销量排行榜中,Model 3销量为14954辆,位居第一。秦EV以4303辆的销量位居第二,本年累计销量达20990辆。6月AION S销量3695辆,排名第三,较去年同期上涨83.28%,本年累计销量达18211辆。

上半年能进新能源EV车型销量榜前十的造车新势力车型,只有蔚来ES6和威马EX5,而且都在五名开外。

而从整个竞争格局来看,在这场造车中短跑赛中,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已经不多。

原因有两个:一是科技创新的窗口一般只有5-10年,过了这个阶段,技术将比较固定,将再无巨大的突破。

比如苹果,很多人问,为什么后来的N代手机都没有了大的创新,原因很简单,大的技术突破是有代际的,之后就只能微创新。

如果过了智能汽车的换代期,造车新势力还没有占据一定的市场,那就一定会被淘汰。行业不会一直留着技术创新的窗口。

二是传统车企正在快速追赶互联网和智能化。当科技代际更替进入尾声,未来汽车的竞争,仍然是产销规模、产品可靠性等的竞争,传统车企有绝对的优势。

04.那边的“韭菜”还青葱吗?

科技公司去美国上市,也是惯例。很多科技公司,因此长成了大树。

但那是过去20年,从中国贸易战开始,外部的大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今年疫情爆发后,中美的关系,已经由经济对抗,转向全面对垒。

美国对于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也愈演愈烈。从华为、中兴,到近期的抖音海外版TikTok,美国政客将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行为,逐步升级。

这是一场没有终点,没有硝烟,也没有划定范围的战斗。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两国关系的趋势是确定的,挑起争端的范围只会扩大,不会缩小。

理想汽车获得了多轮科技公司的投资,比如美团的王兴、字节跳动。理想汽车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现有股东同意购买3.8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其中,美团认购3亿美元,字节跳动认购3000万美元,王兴认股3000万美元。此外,高瓴资本将参与理想汽车的IPO发行,拟认购其中3亿美元。

其中,字节跳动已经被美国密切关注。最近美国要求由美国公司接手的TikTok,就是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的海外版。

因对字节跳动的成见,会不会迁怒于理想汽车,还未为可知。目前理想汽车还没形成气候,引不起注意。但造车新势力此时赴美上市,未来能获得的成长空间,已经大幅度压缩。

而在美国资本市场,也开始警惕中国公司。因为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事件,很多美国投资人发现,对于中国上市公司,不能只看财务报表。

瑞幸咖啡事件之后,中国网民戏称,瑞幸咖啡扎扎实实地割了美国的“韭菜”。但后果是,给其他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在理想汽车上市前,于最后的7月1日,完成了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投后估值为40.5亿美元。之所以要在上市前做大量的融资,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制造一份好看的财务报表,比如现金流。

理想汽车在上半年卖出不到1万辆汽车的状况下,竟然有正向的经营现金流。如果不是对汽车市场和理想汽车的状况足够了解,美国人就很难理解其背后的玩法。

总体的结论是,互联网造车公司在全球大环境巨变,汽车产业也有其本身的特性的前提下,仍然按照过去的路数出牌,恐怕会走弯路。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