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在路上 | 刘颖:“用户体验”领域的先行者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09 19:09:19 5 0

原标题:在路上 | 刘颖:“用户体验”领域的先行者

刘颖

英特尔医疗与生命科学部

首席用户体验科学家

坦佩雷大学 交互技术博士 Interactive Technologies

浙江大学 工程心理学硕士 Cognitive & Engineering Psychology

大家好,今天很高兴能够请到来自英特尔的UX设计师,也是颇有影响力的一位研究者——刘颖,来到咱们的《在路上》专题讲述她的设计故事。

工程心理学:人与机器的交流

大旻:当我最早看到你的简历时特别惊讶于你在HCI这个领域里的经历开始的日期,你是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对HCI这件事或者对UI、UX这件事开始有研究的呢?

刘颖:大家好,谢谢斯旻。2001年硕士毕业时我已经在做HCI相关的研究了,我的硕士论文就是围绕HCI。

当时我在浙大心理系读本科和硕士,我们系的工程心理学非常强,当时我们系就已经有一个“863”的项目,做现在非常流行的虚拟现实,骑着自行车在虚拟的故宫里,可以完成故宫的游览和参观,那时候才2000年不到。我大三那年(1997年)我们系还开设了第一门HCI课,是非常早的。

大旻:是够早的,那时候的状态还是大家都在用Win 98,刚对图形界面比较熟了,Win 2000还被大家吐槽,那时候DOS还大行其道,不会DOS,被认为是不会电脑。

刘颖:对。再往后,2001年毕业的时候,我的毕业论文就是WIMP交互模式里面的菜单工效学研究,工效学的英文为Ergonomics,或Human factors。这个概念我认为是工业时期HCI领域的一个代名词。

展开全文

其实在工业时期,我们说到人类工效学,都是针对工业时期的生产或军工领域,比如飞机座舱整体的设计,怎么样避免在飞行员在飞行的过程中出现眩光等等,都是当时我们系的老师和工业、军事领域的专家们一起去攻克的难题。这些实际上也是人机交互,只不过更偏向于机器方面的研究工作。

FC-1枭龙战斗机座舱

后来大家都经历了,90年代之后PC、信息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有了互联网。很多在工业时期产生的概念,逐渐被信息时代的新概念所替代。比如2005年用户体验也就是user experience在Google Search上面的搜索量第一次超过了可用性也就是Usability,HCI也逐渐替代了工业时期的Human Factors或者Ergonomics,变成信息时代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为什么会选择HCI这个方向继续走下去,有两方面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是受心理学系老师们的影响,他们算是我的职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关键人物。第二,可能和个人也有关系,硕士入学面试的时候,老师们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选择工程心理学方向?实际上虽然我们工程心理学很强,但是还有一个方向是管理心理学,老师们好奇我为什么选工程而不选管理。我的回答是,我对人和机器的交流更感兴趣。

从Usability到HCI

大旻:那非常切题,对你后面的选择非常合适。你后来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是什么样的?你在读PhD的过程中,肯定也见证了人机交互这个专业整体的兴起和被重视。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感触是什么?如果再多问一句的话,那时候从Usability的探讨、可用性的探讨,到后面这个理念又会产生一系列的变化,你作为一个见证者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刘颖:我觉得大家其实也经历了从Usability到用户体验,这个巨大的转变。

Usability从标准化的定义来看,在人和产品系统或者服务交互的过程中有三个方面:第一是efficiency(交互的效率),第二是effectiveness(是不是有效,是不是能够帮助用户完成任务),第三是satisfaction(满意度是怎样的)。从Usability做研究或者做用户产品的evaluation的角度来讲,它还是一个挺被动的概念,产品做出来之后再和用户做Usability的测试,去改进产品,实际上已经晚了。如果产品概念初期因为欠缺与用户的互动而犯下一些错误,但是这些错误在产品的后期即使发现也很难再改变。从产品流程以及Usability的定义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它一是被动,二是面比较窄。

而当我们谈到用户体验这个层面时,我们首先就把这个概念的内涵扩大了。用户体验不单纯是关于用户的efficiency、effectiveness和satisfaction,它关于更高层面的需求,比如社会性和美的属性。从流程上来讲,这个概念也更加主动,用户体验变成了一个贯穿产品设计研发全流程的重要环节,不管是在前期的概念设计阶段了解用户的需求,还是在中间阶段交互设计、工业设计、视觉设计的进一步迭代,一直到最后和用户整体地评价一个产品,形成一个完善的评价体系来评价整个产品用户体验的水平。这样的概念从流程上来讲也会更全面更为主动。

大旻:等到你在PhD的研究期间,就已经把精力从Usability转向HCI了吗?

刘颖:对,这是一个挺重要的改变。我的职业生涯里面,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创新,很多东西不一定有现成的东西参考,或者你需要去改进,不仅仅做单纯的改进,还需要做一些新的概念、一些新的我们认为有发展的方向。

我的实践其实也是朝着这个方向,未必在固有的产品线上面做改进工作,而是围绕一些关键需求做创新性的工作。

2B or 2C ?

大旻:时间要到了你PhD毕业的时候,其实所有博士都会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走向实践,一个是走向学术。给我的感觉你是走向了偏学术的实践。你当时是怎么做出这个选择的?而且我也知道在后面的实践过程中,个人会牵涉到转方向的问题,你是怎么做这个决定的?

刘颖:是的,我是有一点偏研究方向的实践,一方面我想覆盖用户体验研究和设计,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产生一些成果,而不仅仅停留在研究阶段,我希望和团队、和同事一起合作做一些东西,能够让这些东西看得见、摸得着,至少能够看得见。

此外,我也想把用户体验研究这块做得更深入,不仅仅在实践层面,还从理论结合实践的考量上能够做得更深入。

对于转方向的问题,用户体验分为横向行业和垂直行业。横向行业的受众更广或者它的市场更广,直接面向消费者领域。垂直行业的受众相对比较窄,它的用户有可能是行业用户。这两种用户体验不管是研究还是设计,着眼点会有一些区别。

这几年其实做下来的感受也是垂直行业的用户体验和纯粹的横向行业的做法还是会有很大的区别。对于用户体验实践、研究或者设计,其实要求会更高。这也是为什么我转向2B的一个重要的点,我觉得其实希望能够在有深度的基础上有一些广度。

大旻:其实从人机交互的角度上来讲,刚开始更多的关注点是2C,对用户这一端比较多一些。你刚开始PhD毕业以后去的第一家公司是什么样的?你当时为什么选这家公司呢?你那时候是不是也做一些2C的工作?

刘颖:对,我博士毕业后在诺基亚工作,诺基亚的工作更面向消费者,也就是2C。不管是移动产品也好,或者我们做的一些UI的解决方案也好,或者我们做的一些服务设计也好,这些都是面向移动用户的。

这期间其实我们做的很多工作就是希望能在原有的服务或UI的基础上做一些创新。我们当时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是能够把这些创新做出来,让用户去用。在诺基亚工作期间这个途径也是通的,做出来之后总是有办法可以让用户直接用到你的服务,或者你的一些新的创新点,这是一个很顺畅的过程。

我2012年离开诺基亚之后加入英特尔,在英特尔我做医疗和生命科学这块,主要从事两个领域:一个是养老领域,另外一个是生命科学领域(基因测序领域)。2B这个领域和2C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很多的想法要落地的话未必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而是要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跟合作伙伴一起来推动这些行业的解决方案落地。

英特尔移动医疗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http://www.intel.cn/content/www/cn/zh/healthcare-it/healthcare-overview.html

大旻:你在诺基亚工作了挺长时间,见证了诺基亚最辉煌的时刻,也体验了诺基亚从巅峰到iPhone出现以后受到冲击,到一系列决策失误慢慢走向没落的过程。作为一个亲历者,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过程的?从用户体验角度上来讲,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刘颖:首先,诺基亚的没落很大的一个方面是键盘手机做得太成功。当一件事情你做得太成功之后,可能看不到一些重要趋势的改变。比如touch这个领域逐步出现和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关键的方面。

其次,在UI或者说整个手机产品发展方向的确定上,可能我们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最早的时候手机是越做越小的,慢慢地才开始变得大一些。但是这个到底对于诺基亚意味着什么,实际上可能大家并没有理清楚。当时集中考虑的点是怎么样把一些按键做小,怎么样把手机做得更小,来保证用户不会有一些失误的操作或者怎么样的。这在手机发展的趋势上,或者交互的整个趋势上,其实都是错误的方向感。

HCI未来趋势

大旻:咱们最早认识在喝咖啡的时候你就谈到你觉得2B的HCI是未来的一个趋势,或者是一个研究的新领域,你是基于什么判断?对于现在越来越细分的HCI、UI、UX的设计领域的设计师们,你对有这方面兴趣的设计师们有什么建议?

刘颖:2B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我认为用户体验或者设计整个行业往前发展一定会有两个重要的方向。第一个方向是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这个理念一定会慢慢向创新的方向发展。不管在创业公司还是在大公司的创新部门,用户体验或者设计应该是一个离不了的重要方向。如果同学们特别希望从事创新,不管哪个行业的创新,设计或者用户体验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另一方面,现在中国不管是在互联网行业,还是移动行业,实际上用户体验的发展是相对比较成熟的。我不觉得中国的用户体验行业或者设计行业在国际或者整个行业发展上是落后的,其实我们有很多点甚至是领先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未来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方向,设计有更多影响的领域就是2B行业。这样的话就涉及到非常多的具体的垂直行业,举一些例子,比如教育、医疗、交通等各个领域,包括未来IOT这种技术的一些新的带动,它必然要寻求在各个行业、各个垂直领域的一些新应用,以及用户体验的创新,这些都是2B未来的方向。而且不管是在医疗IT行业里面,还是在生命科学领域里面,我都看到了大量的职业发展的机会,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做设计的或者做用户体验合适的就业者在这些领域里发挥自己应有的能力,所以我认为未来2B一定有很大的市场。如果同学们想要在这块发展的话,未来应该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领域。

物联网(IOT- internet of things)

图片来源:http://scoop.intel.com/celebrating-international-internet-of-things-day/

HCI教育体制

大旻:感谢!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经验其实很丰富,不管是2C还是2B,你也见证了很多设计师的成长过程。作为现在这个UI、UX行业相当热的阶段,UI、UX这块的设计教育现状能满足这个行业的发展吗?你觉得关于设计HCI这块的教育在国内应该做什么样的提升?或者说你心目中一个理想的HCI教育的体制应该是什么样的?

刘颖:之前不管是在2C行业还是2B行业,我们都有实习生使用的一些经验,现在其实我们的教育在设计、在用户体验方向上还是很难满足企业的要求。

第一是交叉学科的困难,美国或者国际HCI的教育,很多时候是跨专业、跨学科的方式。比如之前美国斯坦福大学有一个做设计的program,但是他们的学生是来自于不同专业的,有一些人可能是计算机专业,有一些人可能是社会学、心理学专业,有一些人可能是设计专业。课程也不仅仅是设计手法或者表现,而是会扩展到怎么样去做用户体验的研究,或者用户研究的方法论以及相关的训练和实践。

The Disciplines of Interaction Design

再往后的话实际上是设计,怎么做概念设计,怎么结合商务的一些理论来做整个概念设计。从概念设计再到具体设计,有很多实践和不同专业的知识能够教给学生。而我觉得咱们国家其实专业之间的壁垒非常非常高,我们总是说一个专业,但是我们很少会有一个国外的master program,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到企业用人的时候,会发现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可能在某一些点上会比较强,比如工具的使用、表达、表现力,尤其是设计专业的学生。但是逻辑思维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综合思考的能力上我们就会有很多欠缺,包括研究的能力上我们可能也会有一些欠缺。

所以很多时候设计的学生出来之后,很难完整地交给他一些问题去解决,一开始可能要先把他拉到项目里来做一些具体的实施工作,再慢慢地扩展他的整个视野,然后去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发现、定义一些新的问题,基于你对这些问题的定义去解决那些问题,用设计的手法去表现你的一些想法。这可能确实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大旻:讲得非常一针见血。刚才这段话可以作为一个非常好的ending来结束今天的访谈。刚才聊得也非常爽,谈话都非常有深度。非常感谢刘颖今天来到咱们凯诺《在路上》的访谈,也期待咱们这么一个算是民营的线上的设计教育机构,后来能够做出、产生出或者培养出符合当前中国整个行业发展和好企业用人需求的设计师。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