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全球最大贸易商出手了,赚钱还是根本目的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09 19:09:26 4 0

原标题:全球最大贸易商出手了,赚钱还是根本目的

Anna

近日美国诸如切萨皮克能源公司、惠廷石油和加州资源公司等主要独立生产商接连申请破产,为新加入者提供了机会。7月20日,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宣布50亿美元收购拥有二叠纪盆地大批资产的诺布尔能源话音未落,全球最大的能源贸易商维多集团同日宣布在美成立一家名为Vencer能源公司,首次涉足美国油气上游领域,首要使命就是要在美国主要盆地收购成熟的页岩油气资产。

号称全球最大私营企业之一的维多集团,此次着手布局是否意味着虽有需求回暖但行情仍低迷态势之下,美国优质页岩油气资源已成为吸引巨头出手的“超值折扣”资产?以能源贸易起家的维多集团又落子于全球哪些地区的上游资产?

今日维多 超越市场单一想象

众所周知,嘉能可、维多与托克一直是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的传统三巨头,但维多的历史沿承与近年来除贸易之外的投资举措,却少有人知晓。

1966年维多集团由两位荷兰人亨克•维埃托尔和雅克•德蒂杰在鹿特丹创办,二人将维埃托尔的姓“Vietor”与石油“oil”组合起来,给公司起名为“维多”。

维多总部如今设在瑞士,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石油交易商,其原油和精炼产品的日交易量为800万桶,在全球7大洲拥有1700万立方米能源仓储能力,每年发货3.87亿吨原油和衍生品;2019年集团收入2250亿美元,超过道达尔和雪佛龙在全球石油巨头中排行第六。

维多集团作为推动全球能源市场的力量,“隐形却极为有力”。若论实际贸易,维多每日买入和卖出超过500万桶货真价实的原油;若论期货交易,2017年05月在期货市场维多集团持有高达4.6亿桶石油的仓位。仅轻质石油一项产品上,就持有3.3亿桶,占到当时整个美国纽交所期货总仓位的11%。

维多集团远远不止通过贸易及金融手段对原油未来走势押宝。它在全球的40个办事处中,几大业务选址都十分精准,或据守鹿特丹、新加坡此类欧亚区域油气贸易传统枢纽,或占领诸如二叠纪页岩企业集聚地休斯顿。

展开全文

其合资企业VTTI在五大洲14个国家拥有和经营油气终端、储罐和管道,总容量为950万立方米——经历了4月负油价、尝试过“油不如罐值钱”的市场投资者,对如上资产的价值必有亲身体会。

维多公司股东大约350名,全球雇员只有5000人左右,但自成立以来近60年从未有过上市打算:比起在伦敦交易所上市、员工人数超过15万人的嘉能可,以及通过多样化来源和结构进行融资的托克,维多显得并不耀眼。但雄厚实力隐藏于低调神秘背后,让维多集团乐于在全球贸易中做“险中求”。

在风险与信誉之间找准最佳平衡点,是维多集团在世界各地买卖石油的成功秘籍。特别是政治、经济状况不稳定的国家,当其他公司不肯与之交易时,维多总能及时出现在谈判桌上。在2009年12月的欧债危机中,尽管当时希腊、埃及和也门都有严重信用危机,但这些国家依然是维多集团的大客户。维多集团善于判断复杂政治角力中的利益格局。在2011年的非洲北部某国(利比亚)发生战乱时,维多成为唯一愿意冒险向反对派供应汽油的贸易公司。

因此,即使维多集团如此低调,也在企业网站上自豪地写出“在全球海上,任何时候,至少250艘船货带有维多集团标识”。

布局上游领域 体现产业链整合决心

维多集团在上游的勘探生产经验已逾20年,在西非、东欧和美洲的油气生产当量约为3.2万桶/日。近来,维多开始在包括美国在内世界各国收购或发展包括炼油厂、码头设施、管道等实物资产,这意味着除了作为贸易商,维多将在能源市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将成为能够实现产业链整合与全球物流的贸易公司之一。这种决心,在维多在全球上游油气资产的布局可见一斑:

在非洲,维多集团的最重要项目是位于加纳近海的Sankofa油气综合开发项目, 2019年11月达到石油产量达到约5.7万桶/天的峰值,天然气日供应量约2亿立方英尺,这也是目前非洲最大的国内天然气发电项目。它是加纳独立以来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为80亿美元,世界银行为该项目提供了历史上最大的担保额。另外,2019年4月,维多集团与意大利巨头埃尼在加纳海上4区块成功发现了Akoma-1x凝析气。

在欧亚大陆的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与乌克兰,维多集团成立Arawak能源以深度介入上游勘探开发领域。

在阿塞拜疆,2010年4月,Arawak能源接管了在Gobustan西南油气田持有80%股份的合资公司CGL的运营权。Gobustan EDPSA项目区内油气藏深层白垩系、侏罗系碳酸盐岩储层具有勘探潜力。根据现有数据,钻井目标的深度从250米到4500米不等。

在哈萨克斯坦,2011年,Arawak能源拥有一个。2011年成为生产区块Saigak油田的100%所有者和运营者。该区块位于哈萨克斯坦西部的前里海盆地,这是世界上最多产的盆地之一。

在俄罗斯,Arawak Energy拥有Petroneft Tomsk 67评估区块50%的非经营权益,该区块位于西伯利亚西部盆地,无论从面积还是可采储量来看都是FSU最大的油气产区。

在乌克兰,Arawak Energy拥有9个生产许可区域和7个勘探/试产许可区域,面积约1171平方公里。其中15个项目位于多产的Dnieper-Donets盆地。2016年,Geo-Alliance的平均天然气产量超过67.5万立方米/天,石油和凝析油的平均产量超过1000桶/天。其中大部分产量来自于面积86平方公里的天然气凝析油Lutsenkivske气田,该气田位于石炭纪的多层叠砂岩油藏中,深度超过5000米。

在墨西哥,2014年8月维多集团成立子公司Pemisa,与墨国油签署PSC合同,承包墨西哥中部海湾Miahuapan区块,该区块占地158平方公里,是墨西哥最古老的产油盆地之一。作为该区块的运营商,Pemisa在短时间内就使产量提高了40%以上。

分析及建议

传统上,诸如维多这样的贸易公司一直会保持轻资产运营,他们更愿意持有少量石油资产股份,或提供长期石油贷款,以现金换取未来的实物原油。但近年来,维多集团及贸易伙伴正在大批购入实物资产,增加自身发展灵活性,意即整个产业链中的“可选择性”。大多数独立贸易商并没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生产来源,鉴于此,他们需要长距离大范围地找寻以确定和获取成本低、适销对路的上游资源。

正如托克CEO杰里米•威尔所言:“贸易公司一般都是私人企业,以前在公开市场价值不会很高也不需要长期融资。如今贸易公司变得更像是应该拥有长期资产的公司了。突然之间长期资产变得更加有吸引力了。”

油气贸易运营商的盈利关键在于将它们购买石油的价格与出售油气产品收益之间的价格差异最大化。因此,获取油气资源总成本的最小化至关重要。

2020年已经过半,新冠肺炎疫情在多个层面深刻重塑着全球石油产业链。在需求层面,经济增速放缓将使石油需求增长进入长期拐点,特别是疫情对运输业的重创将颠覆以往行业模式。全球石油市场的传统商业模式基础遭到破坏。油气贸易商可以通过开发先进的物流业务以维持竞争优势,投资基础设施可使贸易商的物流网络能够以低于竞争对手的成本转化和运输油气。

同时,为稳定油气来源,与所在国勘探开发公司和中游炼厂共享油气资源、按照出资比例分配所有权并打通产业链,也是油气贸易商的备选项。

编辑:王琳琳

校对:李诗琪

审核:梁刚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