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一个“淘宝县”的十年裂变,整体脱贫、新增电商就业5万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11 02:47:43 7 0

原标题:一个“淘宝县”的十年裂变,整体脱贫、新增电商就业5万

网商君

2月,疫情形势依然严峻,邓从昌的家具厂却已开始复工。

他不太需要跟人接触,绝大部分订单都来自网上,在封闭的车间将产品打包,再由专门的物流运出。由于采取电商化的经营模式,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邓从昌受影响不大,订单一刻都没有停过,甚至达到历史最高点,厂里150余名员工,无一人失业。

江西赣州南康,是商务部授予的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基地,在这里,数千个像邓从昌一样的淘宝商家,借助着互联网力量抵御疫情冲击。

南康曾是闭塞小县城,后来发展成“中国实木家具之都”,十年前,在邓从昌这样的返乡大学生引领下,开始互联网转型。十年淘宝“裂变”,曾经的闭塞小县城不仅形成充满韧性的产业格局,退出贫困县,还新增5万电商新工作,211毕业的大学生也选择这里异乡安家。

这个两省交界的边境小城,如何成长为“电商飞地”。

边境小城的产业发迹

江西赣州南康地处两省交界,开车一个小时即到达广东,在1993年县城郊外到处还是铁皮屋作坊时,没有人会想到,它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南康有木工传统,多客家人,六成男人是木匠,改革开放以前,一群老少师傅就开始走街串巷揽活儿,挨家挨户吆喝,“做不做家具?”价格谈得拢,师傅就会住下来,十天半月,造好一张实木床或者家具,结了钱,木匠又继续上路。

也是这群手艺人,最先走出两省交界的贫困县,邓从昌的父辈就在其中。80年代改革开放风气初开,他们既成为东莞、顺德等地家具厂的抢手工人。

那里劳作艰辛,灰尘漫天,木屑横飞,收入可观却还可观,脑筋灵活的师傅辞了工厂的活,出来自己办作坊,每月能赚到的收入,已经是家乡国营厂长的四五倍。

区域经济的版图正在悄然变化,90年代开始,广东沿海与江西腹地的产业回流就已经开始,南康会在未来被人们称为“江西的温州”。

在横穿南康的国道两旁,几块铁皮一围,撑两根柱子,顶部再搭上铁皮棚,就是最初的“家具厂”,大大小小的蓝色铁皮作坊,星罗棋布,绵延数里。

一般是夫妻搭伙,前店后厂,做些简易的床和桌子,向国道上路过的司机和商旅销售,有卖得好的,合起伙来租一辆车,把货拉到外地。

南康县“村村开展木材粗加工,乡乡成片办家具厂”的格局初具雏形,最初那些“夫妻店”,后来的厂房面积会达到四五千平米。

邓从昌印象里,儿时的县城,过完年就变得空荡荡,因为人们都要出去打工,家乡重又变得热闹,是后来的事情。

当他坐在母亲自行车后座时,会看到街头到处都是穿梭轰鸣的摩托车、小汽车、大货车。他的表哥也回到故乡,当初高中没读就外出打工,如今回来开了家具厂。

到2005年邓从昌考上大学时,南康的家具厂已经超过一千家,未来的中国实木家具之都已经有了最初的样子,生产与销售人员超过5万。

展开全文

然而,对于当时的大学生邓从昌来说,这里没有他的未来,就业人员里,98%都是农村富裕劳动力。

大学生返乡与小城电商裂变

邓从昌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从农村考出来,77届的大学生,对读书看得很重,希望儿子可以“更上一层楼”。

压力之下,这位少年高考失利,上了南昌一所普通的大学,专业是材料科学,毕业时,因觉得自己性格内向,选择房产销售挑战自我。

在山东打拼的几年,邓从昌收获颇丰,他跑过数不清的城市,卖掉数不清的楼盘,连续四年销售冠军,后来自己做中介,赚到第一桶金后,也渐感瓶颈,这位曾经出走的大学生,选择重回故乡。

彼时的南康家具产业虽仍在发展,却也疲态尽露,初级加工利润低,传统渠道受限制,有工厂面对代理商压价,只能选择劣质木料节约成本。邓从昌表哥的家具厂也在此时陷入困境,急需资金周欢,“有实业情结”的邓从昌选择入局,将家里毕生积蓄投入。

选择行业低谷期入局,源于邓从昌的笃定信念,相比传统从业者,他觉得自己有着更为独特的优势,看得更长远,能接受新事物。

在他的眼光里,有着对这个世界不同的认识,2012年天猫双十一成交突破100亿的新闻,曾让这位江西小县城的年轻人倍感震惊,他坚信,这个行业的未来在电商。

邓从昌专门买了一台单反相机,整天蹲在工厂里给家具拍照,调光,寻找角度,修图,做好以后,再一张张挂到他的淘宝店。

“当时虽然还没有多少成交,但是觉得很兴奋。”他把运营电脑放在卧室,旺旺声音开到最大,凌晨三点有“叮咚”声响起,他会立刻爬起来回复顾客。

后来会成为南康家具电商协会会长的刘晖也在此时涉足电商,他比邓从昌要大几岁,78年出生,此前已在行业打拼多年。刘晖最初的感受是“弱小”,几个人抱团取暖,尝试将新的商业模式,带入这个已经有三十余年历史的产业带。

邓从昌最初做淘宝的经历也不愉快,顾客的订单来自天南海北,不是所有的货都能在自家做,他去别的工厂拿货,却碰得一鼻子灰。同一件家具,早上去拿还是一个价格,到晚上又有新订单再去时,价格就翻了一倍,“他们觉得我是小打小闹,故意使难想让我放弃。”

“二三十年才走得完的路,现在不用了。”

最初几月下来,邓从昌算了一笔账,觉得心里有些“美滋滋”:大件家具每天卖20件,销售额可以达到一万多。

起步的成功,让他更加确信最初选择,接下来,他又做出另一件敢为人先的事情:组建电商小团队,找人专门做淘宝,每月发工钱。

在彼时的小县城南康,别人眼里看来,邓从昌这种做法多少有些“发疯”,做淘宝并不被认为是件正经事。家具厂仍然主要依赖线下经销商,“产品出来,坐等收钱就可以了。”甚至一些人眼里,电商就是骗子,随时都要提防。

时代的向前远比人们的转身要快,南康电商产业的发展,最初也是起源于夫妻店,在那几年,最让当地人感到惊愕的,是小网店的爆发力。以往,工厂给批发商供货,每月大件两百就算大单,但现在,仅是一个夫妻开的淘宝店,每月出货也不止两百件。

邓从昌在其他工厂的待遇也不同了,再也没有人拒绝“一件发货”,甚至建立物流专线,价格也完全公开透明。有能力的工厂则直接上网,转型电商,将线上作为主战场,碰到双十一,仅是一款餐桌就能卖上万套。

同为南康人的邓小兵也在此时选择回乡创业,他和邓从昌同一年大学毕业,之后在深圳工作,辗转华强北卖手机,也是开网店做淘宝,后来因为货源问题遭遇挫折,选择急流勇退时,他也看中家乡县城的新机会。

经验丰富的邓小兵,带来了新东西,他提出“套系”与“风格”理念,让背后的中小厂家找到突破瓶颈的出路,用不了多久,这位曾在深圳折戟的年轻人,就将在故乡南康展露头脚,年营收突破一千万。

邓从昌的电商突围之路也没有走得一帆风顺,他的销量依然很好,但却逐渐出现一个致命的问题:退货率。有时,半个仓库都是退回的大件家具,利润也因此被极大压缩,原因即在于,他的产品链无法形成闭环,大件家具生产耗时长,不能全靠自产,而依赖别人则无法把控质量。

问题的最终解开得益于淘宝平台的“大数据”赋能,邓从昌瞄定一个极为细分的市场领域,专注三百元到八百元的实木书桌:它是市场空白,也足够小,可以直接打包发快递,最重要是,可以标准化大规模生产。

邓从昌甚至砍掉了工厂的大件家具,集中生产小书桌,两个月时间,第一批货就拿出来。那一年的双十二,当天就卖出一千八多张书桌,当月销量冲破六千,到下一个月,则单月突破一万套。到2019年,邓从昌全年营收已经维持在两千万。

刘晖也会感慨当地家具电商的突飞猛进,原先名不见经传的淘宝小店铺,七八年时间,就从几十万做到了几个亿,“以前二三十年才走得完的路,现在不用了。”

告别异乡

今年6月,一位不速之客来到邓从昌的工厂,五六十岁的男子,清瘦,不高,大方脸,讲话极有分寸感。他自我介绍是浙江人,家里做东南亚生意,这次是专程来谈合作。

不久以前,一张普通书桌通过淘宝订单来到这位商人手里,他拿到货物时,外包装已有多处破损,打开包裹才发现,里面包装异常严实,东西完好无损。凭借这点细节,对方即断定,包装如此仔细的人,产品肯定不会差。

在邓从昌的淘宝工作室里,那次洽谈异常顺利,当即就签下订单,预定上千套书桌。最让邓从昌自豪的,是他造的书桌竟然已经可以卖到国外,觉得很是争光。这位曾经的房产销售员容易被“精神驱动”,总是在自己的事业中寻找社会价值。

他能轻易描摹出用户画像:中青年女性,有孩子,生活在二三线城市,另一部分则是更小的年轻人。他意识到,从自己工厂出去的实木书桌,大都会变成孩子的学习工具,或者为年轻人提供一方静谧天地。曾有买书桌的家长在淘宝上跟邓从昌打趣,说自己当年就是缺了一张好书桌,否则至少北大清华。

作为曾经贫困县的创业探路人,邓从昌身上刻画着小县城十年淘宝裂变的缩影。

到2020年,当地家具企业已经超过一万家,与此对应的是数千家淘宝店,在2016年,南康的电商交易即突破一百亿,成为商务部授予的“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基地”,随后,又跻身“全国县域网络零售top100”,排名25,到2019年4月,南康正式退出贫困县。

当地家具电商行业协会会长刘晖介绍,预计南康家具电商发展的十年里,共创造了5万个与电商相关的工作机会,它们包括客服,制图师,专事策划的人,运营主管等。

邓从昌现在喜欢跟员工讲他卖房子的故事,为了让客户注意到自己,他想出过几十种搭讪、打招呼的方式,意思是告诉大家,要有创新,也要有耐心。

这个淘宝团队背后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人,他们或者是生产家具的师傅,或者是负责接电话的客服,或者是思路活泛的运营。招人时,邓从昌仍然大量接纳农民工,有些是多年从业的老师傅,有些则是从外地返乡的年轻人,曾经在城市里打工、送外卖,如今在家门口就能找到稳定工作。

在邓从昌的电商团队里,则有着更多新鲜血液,四十余人的团队,普遍都是大学生,主管则是个山东小伙子,211大学毕业,曾在大城市的一线互联网工作,却最终选择在南康这座异乡小城安家。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