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中概股IPO跟踪】冲冲冲!小鹏是值得期待的二年级生吗?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11 02:47:52 3 0

原标题:【中概股IPO跟踪】冲冲冲!小鹏是值得期待的二年级生吗?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造车,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新能源,是一个很好的概念。

电动车,是一个很有概念的故事。

电动车造车企业上市,是一个最动听的、有概念的资本故事。

从飞上天际的特斯拉市值,到为了梦想留在他乡的贾跃亭,都用行动验证了这个结论。

继蔚来(NIO-US)和刚刚在7月底完成上市的理想汽车(LI-US),小鹏也计划赴美上市。先不说特斯拉那可望不可即的背影,单是看同乡理想汽车和蔚来的市值,已可见资本市场对于这一概念的认受性。

即使面对美方机构对于中概股的不友善态度,但理想汽车和蔚来的估值都不错。理想汽车上市不到十个交易日,股价已累计上涨了46.87%,而蔚来上市以来一年多,股价也大涨一倍以上,需知道这两家企业还未开始实现收支平衡。

展开全文

小鹏同学的出身

如果从创建时间来看,小鹏汽车与理想汽车和蔚来也算是同期生:小鹏汽车于2014年在广州正式成立,2015年开始营运。理想汽车亦最早于2015年4月开始运营,而蔚来则于2014年11月成立。

不过,如果以已推车型量产作为它们的出世里程碑,那么小鹏算是二年级生。

小鹏目前已推车型有两款,2018年11月开始量产的G3 SUV,另一款为2020年5月起开始生产和交付的P7智能轿跑。

相比较而言,蔚来于2016年推当时最快的全电动车EP9,2017年12月开始第一批量产电动汽车ES8;2018年12月推第二款量产车ES6,2019年6月起交付;2019年12月推第三款量产车EC6,2020年9月起交付;而理想汽车2019年11月才开始Li ONE的量产。

所以,小鹏同学的晋级速度在三者中排第二。

三家几乎同期建立的公司,尽管量产车型推出的时间不尽相同,但是它们的发展轨迹大致类似——在创立之后吸引了大资本的投资,大力进行研发投入,同时通过自行生产或委托生产或合作生产,接纳订单,然后量产交付。

从2018年至2020年至今,三家公司的收入都尚未覆盖其庞大的销售成本(理想汽车于2020年第1季录得正毛利),因为这其中包含了非常高的折旧摊销、原料成本、人工成本等等,其次还有同样十分庞大的研发开支和营销开支。

2018年11月才开始量产的小鹏,于2018年录得的收入并不多,只有970.6万元(单位人民币,下同),不过随着2019年量产规模加大,全年收入同比大增238倍,至23.21亿元。

但是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小鹏的半年收入同比下降18.57%,至10.03亿元。这期间汽车销售成本占汽车销售收入的比重高达105.46%,研发开支占汽车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了69.05%,销售开支占总收入的比重达到79.67%,这也是其总收入达到10.03亿元,净亏损却高达7.96亿元的原因,单单合计经营开支已达14.66亿元,比收入还高出46.15%。

由此可见,造车是烧钱的玩意儿。但偏偏资本就爱这个故事,所以不论蔚来、理想还是小鹏,都是资本磁铁,在上市之前已经吸引了大笔的风投。

小鹏的资本背景

根据小鹏的官网,小鹏已完成了多轮融资:

2017年6月,小鹏完成了A轮22亿融资。

2018年1月,完成22亿B轮融资,阿里巴巴和IDG联合领投。

2018年8月,获春华资本、晨兴资本以及何小鹏本人总额40亿元B+轮融资。

2019年11月,获4亿美元C轮融资,引入新晋战投小米集团,进一步开拓IoT和智能车领域。

2020年8月,完成了C+轮融资,向27名投资者合共发行了2.076亿股C轮优先股,筹资9亿美元,相当于62.72亿元人民币。

其中,何小鹏持有3.92亿股,相当于31.6%权益,另外两名共同创建人夏珩和何涛合共持有6.5%权益。

在如此雄厚的资本支持下,小鹏同学是值得期待的二年级生吗?

前文我们提到,小鹏汽车于2018年11月开始量产G3,2020年5月起生产和交付P7,见下表,交付情况还是不错的。尽管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但在国内经济逐步恢复之后,今年7月的交付量十分喜人,尤其新车型P7,一个月交付量就达到了1641辆,G3和P7的单月合计交付量已超过了今年第一季的总交付量,在新车型P7的带动下,加上疫情后经济恢复,下半年的销售表现颇值得期待。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小鹏汽车通过与拥有三十年汽车生产经验的制造商海马(Haima),订立生产合作协议在河南郑州厂房生产G3车型,根据协议,小鹏汽车根据汽车订单数量按月支付制造和技术服务费予海马,无最低产量要求。

最近,小鹏汽车在广东肇庆兴建了属于自己的厂房(占地逾6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逾22.7万平方米),并于2020年5月起在该厂房生产P7车型,该厂房还将用来生产未来的车型,小鹏汽车计划借鉴海马工厂的制造流程及经验迅速升级肇庆工厂。

海马厂房和肇庆厂房的年产能分别为15万辆和10万辆。从以上的数据大致推算可知,其目前的交付规模远未达到两个厂房的设计产能,暂无产能不足之忧。打造自己的厂房生产P7车型,好处是更易掌控整个工艺流程,但成本或增加,更为重要的是,由于该工厂刚刚投产,估计自2020年起折旧开支将大幅上升。

供应链方面,大部分零部件购自国内,而其大部分供应商均为在中国设有厂房的跨国企业。与若干关键供应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包括博世(Bosch)、Brembo和CATL。目前的贸易争端不知是否会对此产生影响。

销售方面,小鹏采用全渠道销售模式,以数据驱动和具针对性的线上营销策略结合实体店销售和服务网络。截至2020年6月30日,实体店销售和服务网络由合共147家店和服务中心组成,覆盖全国52个主要城市,大部分实体店都位于一二线城市的购物商场,以提升其品牌认知度。此外,还通过数据驱动和具有针对性的线上营销推广品牌和招徕客户。

目前汽车销售是小鹏汽车主要的收入来源,其计划每年推出一个新车型,以扩张产品组合和客户基础。该公司的目标是提供多样软件和服务,包括先进的无人驾驶软件和与其智能电动车相关的内容订阅,以多元化收入来源和把握变现机会。目前该公司已就若干服务产生收入。除此以外,该公司通过其车载应用商店打造智能连接生态系统,让客户能够获得业务合作伙伴的服务及内容。最终的目的是将汽车销售与软服务关联在一起,相得益彰,创收的同时提升客户体验,深化利润,这个方式或许可行。

总结

小鹏汽车计划通过IPO筹资,以投入智能电动汽车和技术的研发,扩张销售以及营销渠道,和补充营运资金。这与理想汽车的筹资用途差不多,后者用于拓展生产设施、新产品研发和补充资本。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目前电动汽车造车行业的痛点是:1)最首要的是技术、研发;2)产能:若没有自己的厂房,可安排协议生产,即代工;3)销售和品牌认可度;4)补充资金——运营、研发和扩张都大大加快了烧钱速度。

克服了这些行业痛点是否有可能为电动车企业带来美好的未来?

上市融资是一个获得资金的途径,也就是先抵押了希望,再去创造未来。从三家公司的情况来看,它们都拥有产量的可拓展空间,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它们的出品同步性和对产品细节进行区分的努力,这可能正正反映了这个市场的竞争性。

对细分市场的需求来源于针对性,但电动汽车市场与手机市场并不同,你可能眨眼就决定换一部手机,却不会在几秒钟内决定是否换车,所以对特定细分市场的需求并不是那么高,而且产品的可替代性却颇强,以此来看,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将十分激烈。

短期来看,考虑到资本市场当前对于电动汽车概念的热情,小鹏或许会受到一定的追捧。但从长远来看,它需要用实力去证明自己。

作者:毛婷

编辑:彭尚京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