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通讯正文

原创 昔日对手变队友,诺基亚拿着谷歌的钱“东山再起”?

admin 科技通讯 2020-08-13 03:06:29 2 0

原标题:昔日对手变队友,诺基亚拿着谷歌的钱“东山再起”?

文/东方亦落

近日,诺基亚手机制造商HMD Global宣布完成2.3亿美元的融资。这是自诺基亚2018年完成1亿美元融资以来首次接受外部注资。HMD Global首席执行官Florian Seiche表示,这次融资特别值得关注,因为从规模上看,这是今年欧洲范围内的第三大融资,而且其战略投资者中有谷歌。

不过在一些人的眼中,这次合作可能会带上一些“滑稽”的意味。因为当年将诺基亚从霸主的位置上“赶下去”,谷歌的安卓系统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此后移动市场中的主要位置由安卓占据。如今谷歌给诺基亚投资,昔日的对手变成了通力合作的队友,这转变似乎来得太快。

不过若是依据实际情况来看,二者的合作也并不突兀。商场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能保证双方利益最大化,就没有什么恩怨是不能消弭的。基于这点,诺基亚早就表现出了“亲近”谷歌的意向,而且这次拿了谷歌的钱以后,诺基亚似乎在准备下一盘大棋。

一、把昔日对手变成队友,是诺基亚没有选择的选择

诺基亚接受谷歌的投资并不是突然心血来潮所致,实际上早在2016年双方就已关联在一起。当时HMD Global表示会在2017年正式发布贴诺基亚牌子的智能手机,值得关注的是,这款手机会完全采用安卓操作系统,并且内置谷歌所有的服务与应用程序。

而在更早的2014年,诺基亚还没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之前,就已经发布了多款Nokia X系列的安卓智能手机。只不过那个时候诺基亚还没有在自家手机里添加谷歌应用商店、谷歌地图等应用,而是定制了一些自己的内容。

诺基亚用安卓,其实也有些无奈。在安卓和iOS尚未诞生之时,诺基亚是手机市场当之无愧的王者,而其操作系统是塞班,塞班不仅被应用于诺基亚,还遍布了几乎所有的大品牌手机之中,其地位不逊于如今的安卓。

当年塞班通信能力强悍,占用内存很小,尤其是续航时间可以吊打如今的安卓和iOS。然而其缺点也比较明显:塞班的交互系统很复杂,换个铃声都要下探5个层级,便利程度远不及安卓;系统代码陈旧,很难添加新的核心功能,导致其逐渐跟不上瞬息万变的手机市场;采用C++语言,应用开发门槛高,致使生态建设活力不足;长时间没有应用商店,用户想安装个新鲜应用都得懂点技术才行。

更重要的是,塞班适配的是功能机,当智能手机时代来临,加之安卓和iOS优势更为明显,塞班自然而然被人们弃之不用,最终从手机舞台上黯然退场。

展开全文

因此诺基亚不得不另寻出路。iOS的生态闭合,护城河相当深,是不可能和诺基亚合作的。所以即使安卓强势取代塞班,使诺基亚王座不保,诺基亚也仍然选择了采用安卓系统。但是选择安卓系统也有弊端,那就是诺基亚在生态方面难有自主权,没法与其他厂商平起平坐,也就更加不容易实现产品的差异化。

所以诺基亚也做过其他尝试,比如把自己低价卖给微软。可结果诺基亚得到了什么呢?微软真的是坑诺基亚没商量,尽管身为软件巨头,其Windows Phone系统也确实很有优势,诺基亚真心珍惜这个机会。然而微软没能利用自己的优势给诺基亚创建良好的生态,还换过内核,结果问题更多,后期微软甚至将自家的“全家桶”塞满整机,使其内部臃肿不堪。

本来诺基亚卖身之前还算可以,然而卖给微软三年之后迅速衰落,而微软卖诺基亚手机也是卖一台亏一台,于是在2016年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了HMD Global。HMD Global接手诺基亚之后,当时的首席执行官Arto Nummela表示“已经与谷歌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并透露谷歌方面也非常渴望诺基亚的加入。

谷歌的渴望则来自于其自身对智能手机的布局策略。

2018年,谷歌投资了为诺基亚手机提供操作系统的创业公司KaiOS Technologies。该公司的核心产品KaiOS是一个基于Web的操作系统,可以在占用少量存储空间的情况下,帮助功能机实现智能手机式的网络连接体验。

在投资KaiOS Technologies时,谷歌方面曾表示“想确保谷歌的应用和服务触及每个人”,这“每个人”中也包括功能机面向的用户群体,而KaiOS在圣地亚哥、班加罗尔、台北等地都设有团队,既可保证价格低廉,又能保证基本的通讯需求。

虽然如今是智能手机的天下,可总还有人需要功能机,所以谷歌想要达到自己触达每个人的目的,也没打算放过功能机市场。诺基亚虽已没落,但不论是出于情怀还是切实的需求,依然还有人愿意为其买单,所以谷歌也非常乐意接纳诺基亚,与之成为合作伙伴。

功能机的价值在功能机时代过去几年之后仍有体现。4G网络让功能机有回暖之势,2017年诺基亚等厂商推出了4G功能手机,HMD Global表示他们在一年左右的时间总共卖出了超过7000万部手机,而根据IDC的报告,HMD Global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售出了将近6000万部功能机,这样推算7000万部的销量中智能手机只占了1000万部。

由此可见功能机还是相当有市场的,这大概也是让诺基亚和谷歌化敌为友的重要驱动力。谷歌虽有安卓,但在智能手机市场中却没什么优势,而现在想入局智能手机已错过最佳时机,那么另辟蹊径在功能机方面做做文章也是极好的。

除了投资诺基亚,谷歌最近还与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旗下的“信实工业”达成了广泛合作协议,以45亿美元的投资与其在开发廉价手机等技术项目上进行合作。可见诺基亚确实对廉价手机市场兴趣满满。

而对于诺基亚来说,借助谷歌的力量“东山再起”也无疑是当前最好的选择,况且诺基亚本身也已经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如今接受谷歌投资的诺基亚打的也是这个算盘,因为对于这笔资金,诺基亚有着相当“多元化”的规划,这些规划不禁让人想到苹果、华为等“当红”手机厂商的发展路径。可以说诺基亚的“野心”着实不小,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诺基亚对自己的规划更可能处于一种“主观臆断”的状态中。

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诺基亚“东山再起”难上加难?

诺基亚和谷歌联手并不“滑稽”,而是双方在利益基础上充分考量之后的结果。HMD Global方面对这笔资金的用途规划得很全面,表示会将其用于5G手机的研发,并且将联合当地运营商在美国市场销售。而其首款5G旗舰手机诺基亚8.3会在几周之内登陆美国与欧洲,并且有望在明年推出中等价格的5G设备。

除了5G方面,这笔资金还将被应用于帮助诺基亚在印度、非洲、巴西等市场进行扩张,并且还要从硬件转向软件与服务等其他领域。

看上去诺基亚想要涉足的领域不在少数。对于5G,诺基亚拼命想抓住机会,与阿尔卡特朗讯合并,想和华为与爱立信竞争。之前我们也分析过华为受到制裁会给诺基亚带去哪些好处,似乎诺基亚真能在5G时代过一把“弯道超车”的瘾,可现实却无法尽如人意。

在去年布鲁克林的5G峰会上,诺基亚时任总裁Rajeev Suri表示,5G的关键不在于输赢,而在于通过大家的努力共同获利。如今在美国的制裁之下,共同获利是不可能了,然而就算是美国提供了诸多“便利”,诺基亚在5G方面依然不那么争气。

去年美国和韩国的运营商都启用了诺基亚的5G设备,在此之前诺基亚承诺会在3月份将5G设备交付给韩国的三大运营商,可最后推迟了4个月。

如果仅仅是交付时间慢也就罢了,可诺基亚的5G设备在质量方面也同样不能保证,其数据处理能力、双重连接升级能力以及无线电抗干扰能力也都很弱,严重影响了韩国5G基站的建设速度。还有一位“受害方”是澳大利亚,澳洲政府封杀华为之后,澳洲电信不得已选择了诺基亚,同样受到了负面影响,为此澳洲电信还控诉了官方封杀华为给澳洲5G网络建设带去了不可估量的伤害。

根据咨询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一份对各个厂商5G能力的评估报告(其中包括研发投入、设备性能、标准贡献、产品组合完整性)来看,华为排在第一,之后是爱立信,而诺基亚则排在最后一名。

面对这些事实,尽管诺基亚一再信心满满地表示要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5G设备,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算诺基亚舌灿莲花也弥补不了能力方面的不足,许多运营商已明确表示,在用诺基亚的5G设备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

而在软件服务方面,诺基亚也在持续发力,试图将以电信为中心转到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方向。为此公司的首席技术官离开芬兰总部去了纽约,以便靠近那些优秀的科技公司。诺基亚还在2018年收购了美国软件制造商SpaceTime Insight,希望可以将软件业务打造成比公司传统通信硬件产品利润率更高的业务。

虽然诺基亚为此投入了很多精力,但其软件和服务方面并没出现多大的水花。甚至搜索诺基亚软件和服务等关键词之后,可以看到不少吐槽,例如软件质量低下,连地图功能都无法正常运行,许多服务项目都相当鸡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况且如今市场上那么多优质的软件和服务,用户没必要去专门使用毫无优势可言的诺基亚服务。

有钱固然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但诺基亚已经退场,想要重新跻身手机第一梯队难上加难。即使有已经变为“队友”的谷歌加持,诺基亚也不见得能像自己“臆想”中那般取得优异的成绩。

从诺基亚近年的动作和言论来看,诺基亚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但从结果来看,以往的努力多是石沉大海,而如今的努力到最后也很可能只是徒劳无功。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