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通讯正文

5G普及元年的中场战事:联通电信可用基站超移动,用户感知不强

admin 科技通讯 2020-08-20 03:03:33 2 0

原标题:5G普及元年的中场战事:联通电信可用基站超移动,用户感知不强

近日,北京白领林苑(化名)接到一条运营商发来短信,称自己为“尊敬的5G用户”,她吓了一跳,赶紧致电运营商客服,询问自己是不是被偷偷换成了5G套餐。客服告知她,被称为5G用户是因为她现在用的是5G手机,能够享受5G基础服务,但她使用的仍然是原来的4G套餐,不会被统计为5G套餐用户。

林苑身边有不少像她一样,购买了5G手机却仍用着4G套餐的人。同时,也有一些没有5G手机的朋友,因为5G套餐比自己原有套餐实惠,而升级为5G套餐。这些现象在5G普及元年的2020年里,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国内市场5G手机累计出货量达到7750.8万部,占比达到44.2%。而三大运营商已经公布的5G套餐用户数量之和,则已经稳稳过亿。

截至8月18日,三大运营商均已披露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共建共享的推动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可用5G基站数已经达到21万座,超过了中国移动的18.8万座。5G普及之年的进程已经过半,套餐的渗透,竞争的态势,都在悄无声息中发生着变化。

5G基站数量被反超并不意味着移动落后

齐明(化名)是国内一家通信设备公司的工程师。今年2月份,在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还是与团队一起飞到了广州,参加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一起进行的5G集中采购招标。这个名为“2020年5G SA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中采购”的项目集采规模高达25万座5G基站,主要采购5G SA组网的 BBU(基带处理单元)、AAU(有源天线单元)等无线主设备。

“今年的建设进度比预期要快,运营商那边推得很紧。”齐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他所在的公司最终在中国移动和联通电信5G网络的招标中都获得了份额。而在后续交付过程中,为了加快建设进度、降低建设运维成本,运营商采购的基带处理单元BBU从原来的3单元改为了2单元,AAU中的射频单元也从最高64通道降为32通道。

“这么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节能考虑,也能加快建设速度。”齐明表示,从目前来看,由于5G用户还不够多,基站硬件性能过剩,这样的“缩水”尚不会对用户的体验产生影响。

7月底,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近期,每一周平均新开通的基站都超过1.5万个,到6月底,3家运营企业在全国已建设开通的5G基站超过了40万个。

展开全文

上半年,中国移动5G开支为552亿元,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分别为126亿元和202亿元。花了更少的钱,却有了更多的可用基站,“共建共享”的威力可见一斑。不过,可用基站数量被反超并不意味着中国移动的落后。毕竟,从公开的5G套餐用户数上看,中国移动仍然以超过7000万的数字一马当先,远高于电信的近3800万。

对于联通电信在可用基站数上的反超,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指出,虽然中国移动在开通基站数量上暂时落后了,不过考虑到移动的5G频率是2.6 GHz,联通电信的频率是3.5GHz,频率越低单站覆盖面积就越大,因此中国移动在5G信号覆盖面积上,还是要超过联通电信的。从建设速度上看,中国移动在财报中已经将建设目标从“达到30万站”修改为“新建30万站”,加上去年开通的基站,中国移动今年的5G基站数将超过35万站。

同为资深电信分析师的马继华也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运营商的基站建设都超出计划,电信和联通因为共建共享的原因,初期会相对快,但目前用户还主要是在用4G网络,“并不能由此就认为移动落后了”。他表示,随着时间拉长,移动的基站投入是会超过电信和联通之和的,最终也大概会维持此前4G基站的比例。截至2019年底,移动、联通、电信的4G基站数分别为309万、141万和159万。

5G网络用户感知仍然不强,高额运维成本给运营商带来压力

作为5G的业内人士,齐明有一个手机号现在在使用着运营商提供的5G体验服务。不过,他并没有在体验期结束后自己购买5G套餐的想法。“主要是因为4G已经基本能满足日常生活中的所有需求,5G应用实际落地的还很少,感知不强。”齐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在某新一线城市从事手机行业的金砺(化名)身边有不少人用上了5G,他自己也换了5G手机,但是没有购买5G套餐的想法。5G感知不强同样是他继续使用4G套餐的原因。而他自己在做5G手机营销的过程中,也发现消费者对于5G的认知不清晰,不知道自己换了5G之后能做什么。

“所谓的速度快,电影秒开,游戏延迟低,这些都没有太实质的意义。”金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不像从3G到4G,从只能看图到流畅加载视频,这个感知就很强。”

金砺指出,现在下沉市场的5G建设也还远未到位,随着网络覆盖的逐步完善,4G手机库存陆续出清,套餐费用再降一降,应该就会很快普及了。“市场还是需要一个教育的过程。”金砺表示。

而在这个教育市场的过程中,三大运营商不可避免地要承担网络运维的大量成本。中国移动的中期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网络运维及支撑成本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07亿元。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快速增加的5G运维费用导致的。

“电费差不多是基站运行最大的成本了。”齐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采用自家设备的5G基站,单站每月仅电费就要2000多元,华为的能耗相对低一些,但是行业内主流厂商的水准没有太大的差别。照这个数字计算,三大运营商目前开通的近40万站,光是一个月的电费就多达8亿元,而假设把2019年全国544万座4G基站都升级为5G基站的话,每年仅5G基站运营产生的电费就将达到1305.6亿元。这是一个天文数字,无怪乎有网友开玩笑称,“国家电网或成5G最大赢家。”

正因如此,去年以来,行业内外一直有声音呼吁,通过第三方专供电改为直供电,为基站提供电价补贴等方式,降低企业的5G基站运营负担。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也都在探索降低基站功耗的方法。“降低功耗说白了就是降低基站的发射功率,空闲时进入休眠。”齐明表示。他也看到了洛阳联通日前透露的在夜间让基站休眠的做法。这一做法的背后,是运营商迫切希望降低5G基站的运营成本。

目前竞争主要在4G,联通战略收缩退居第三

对于文章开头林苑遇到的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在5G套餐用户统计中,只要是开通了5G套餐的,不管有没有手机,都被算作5G用户。而这部分用户也确实是可以提升其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的。“比如,一个4G用户可以办个18元套餐,但是5G套餐的门槛还是要高很多的。”他表示,“我们也一直通过送流量等多种方式培养用户的习惯,虽然流量单价低了,但是只要用户用得多,整体的收入也是能上来的。”

资深通信界人士、曾经的“老移动人”、达闼科技CMO葛颀一直关注着三大运营商的竞争态势。他告诉贝壳财经记者,5G基站的总体数量和4G相比还是非常小的,目前的竞争主要还是在4G上。而在未来的竞争中,联通牵手电信、移动联合广电的“2+2”格局也越发明显。

从三大运营商中报中不难看出,还在普及初期的5G,并没有给其经营情况带来太大的改善,反而因为巨大的建设运维成本,让运营商业绩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期内中国移动营运收入为3899 亿元,同比仅增长 0.1%,净利润558 亿元,同比还降低了0.5%。中国电信半年经营收入为人民币1938.03亿元,同比上升1.7%,净利润139.49亿元,同比微增0.3%。财报最为亮眼的是中国联通,营运收入为1503.97亿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76 亿元,同比大涨10.1%。

不过,这个亮眼的财务数据背后,是中国联通从去年底开始的严控用户发展成本的方针。在这一方针下,中国联通仅2020年上半年,就流失了近900万用户,而且至今也没有公布其5G套餐用户数。在营收、用户数等多项关键指标上,中国联通已经全面不敌中国电信,退居行业第三。

葛颀表示,用户的大规模流失无疑会让中国联通“压力巨大”。据他估计,排除统计口径等方面的水分,中国真正的5G用户应该在8800万左右,其中中国移动占据4000万左右,联通电信则是各2000万多一些。也有声音指出,中国联通的5G套餐用户或许也有千万量级,但应该与另外两家存在一定差距,这才未予公布。

8月18日下午,贝壳财经记者分别致电三大运营商客服,了解最新的套餐折扣情况。北京移动客服表示,最低档位的128元5G套餐如果签订1年的合约,折后的套餐价格是90元每月,包含20GB流量和30GB通话。北京电信客服则表示,预存100元话费,合约期24个月,原价129元的最低档位5G套餐折后价格是103元每月,包含30GB流量和500分钟通话。北京联通客服表示,目前没有折扣活动,最低档位5G套餐的价格还是129元每月的资费水平。

5G个人用户市场格局变化不大,关键还是在政企2B市场,中国移动正大力补课

“目前业内还是看不到5G的盈利点在哪儿,包括我们内部也一直在开会探讨。”该人士表示,“如果拿不出来5G杀手级应用的话,恐怕很难回本,现在大家都在瞄准政企这个市场。”

从4G到5G,个人用户市场竞争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这已经成为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的共识。

“运营商现在都在尽量加快用户使用5G套餐进而更换5G手机的进程,同时在品牌方面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另外,也都在差异化内容和应用,尽量提高对用户的吸引力。”马继华在谈到运营商竞争策略时表示。他同样表示,三大运营商5G竞争的关键,还是在政企业务上。

“个人客户市场的格局不会有大的变化,变数在政企客户市场,也就是2B市场。”葛颀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这一认识,在运营商的战略表述中也多有透露。在去年11月中国移动举办的全球合作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就指出,中国移动客户服务的市场,正在由单纯ToC向C(移动市场)、H(家庭市场)、B(政企市场)、N(新兴市场)转变。其中,政企市场是中国移动四块市场中下一步最重要的一块,也是中国移动着力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大家一起共同推进的一块重要市场。

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政企客户数达到1129 万家,较2019年底净增101万家,政企市场收入为552.04亿元,同比增长了18.4%。

“政企业务上,电信和联通拥有一定先发优势,人员和组织体系相对有经验积累,移动这几年投入很大,杨杰董事长也深谙此道。”马继华表示,“现在三家运营商也都在提升自己的技术实力,掌握用户集成界面,要自己能做,不再完全靠外包。”他同时表示,2B业务也有简单和复杂的,也有低价值和高价值的,“运营商不要只拉个光纤就算政企业务”。

葛颀则指出,中国移动目前的2B业务收入份额仅占总收入的15%,接下来的“工作量巨大”。尽管其董事长杨杰上任以来对政企业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推进,但是“2B还是要看客户资源和生态格局,短时间很难靠单纯投资获得跨越式发展”。

今年9月,5G SA规模商用即将陆续开始,独立组网的实现将使得5G网络在2B方面的应用能力大幅提高。在网络建设和个人用户发展的热闹背后,谁能抓住政企这个枢纽,或许才是赢下5G大战最为重要的着眼点。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编辑 徐超 李薇佳 校对 柳宝庆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