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3个月,从巨亏946亿,到盈利826亿!孙正义“秃燃”翻盘!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20 03:05:03 3 0

原标题:3个月,从巨亏946亿,到盈利826亿!孙正义“秃燃”翻盘!

“3个月,从巨亏946亿,到盈利826亿!”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 | 刘晓月

在这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一度上演大败局的孙正义,再度上演了大反转。

软银巨亏1.4万多亿日元、创下日本企业有史以来最大单季亏损的消息刷遍全网,然而仅仅三个月,软银集团的财报就已经从巨亏946亿到盈利826亿,让质疑者目瞪口呆。

2020年8月11日,软银集团发布4月~6月(2020财年第一季度)合并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净利润为1.255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9%。这个数字也是软银成立以来最好的季度业绩。而上一季度则亏损了1万多亿日元。

与此同时,孙正义本人身家也迅速暴增。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三个月内身价激增了近120亿美元,缓解了2020年一连串投资损失给他的个人财政造成的压力。这也是自2013年1月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开始跟踪孙正义以来,孙正义的个人财富首次突破200亿美元。

巧合的是,软银公布财报这天恰是孙正义的63岁生日。这对于“感觉连睡觉都是在浪费时间”的孙正义,绝对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展开全文

孙正义,19、20年最惨的大佬

孙正义,这两年最惨的投资大佬,恐怕没有之一。一方面是屡败屡战、然而屡战屡败;另一方面是站的越高、越被人关注,他的失败也更容易被人注意、被人放大。“走下神坛”“大溃败”之类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

孙正义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溃败。2019年整个财年,软银集团经营亏损1.365万亿日元(约127亿美元),略多于4月份业绩预告的1.35万亿日元,创成立以来亏损最高纪录。其中大部分亏损都来自于愿景基金,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投资亏损为1.8万亿日元。

2020年,疫情冲击之下,愿景基金更是变得一团糟。5月软银发布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软银集团净亏损1.438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56亿元),这一水平刷新了日本企业的季度业绩纪录,超越了东京电力集团在东日本大地震时创下的季度(2011年1月~3月)亏损1.3872万亿日元纪录。

软银股价也是接连暴跌。以2月21日—3月18日为例,20几天内软银股价暴跌42.69%,几乎腰斩,一举创下20年来最大跌幅。

在经历了Wework、Wirecard等公司的大坑之后,更多公司的悲剧还在路上。就连孙正义本人也承认,随着该公司收紧财务支出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的撼动,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一个个“情比金坚”的盟友,都背他而去。

曾经对他青眼有加、45分钟就能给他450亿美元的投资人,如今对他也是冷眼相待。据媒体报道,愿景基金一期的大部分金主早已表示不再为二期注资。今年孙正义在利雅得参加最新的“未来投资倡议”峰会(也被称为“沙漠中的达沃斯”)时,在他的小组讨论中,孙正义所在的房间几乎空无一人。

曾经并肩战斗20年的盟友,也终于弃他而去。2001年,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应邀任软银的外部董事,选择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卸任软银的外部董事,和孙正义分道扬镳,理由是“想专注于本业”。显然,实业出身的柳井正,自然看不惯孙正义这种赚估值膨胀、靠鼓吹泡沫的钱。

曾经被众人追捧为投资风向标,如今却是遭遇各界的冷嘲热讽。一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可以看作“立即出售的先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cott Galloway干脆预言,愿景基金将在12个月内关闭。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孙正义,不得不低头认错。4月,在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孙正义表示:“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后悔”。

孙正义如何实现“逆风翻盘”?

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投资者和媒体,这事不是孙正义低个头认个错就能了结的,他太需要干出点成绩,来挽救愿景基金的未来,来挽回自己的“投资教父”人设了。

那么孙正义要如何实现“逆风翻盘”呢?

首先,是迅速地把投资项目推上市。

近日,软银投资的在线家庭保险提供商Lemonade在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暴涨了139%。虽然这家公司的IPO规模并不大,但受益于在疫情催化作用下,人们的健康保险意识大大提升,它的成绩还不错,开盘两天便顺利的让市值翻了1.5倍,还成为了美股今年本土表现最好的IPO,不得不说孙正义在连续的投资失利后,总算是有所收获了。

除此之外,孙正义还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打算将出售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或者在2023年或更早之前让Arm上市。Arm是一家软银在2016年收购的公司,这是该公司最大,最具战略意义的投资之一。

彼时,软银斥资320亿美元,成就了软银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对孙正义的意义堪比阿里。Arm的表现也不负众望,ARM在1990年创立时只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公司,但到了发展2015年ARM处理器的出货量达到了150亿个,历史出货总量超过了1000亿个,如今全球95%以上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的ARM架构。

此外,孙正义还在加速变卖家产。3月23日,软银披露了4.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近3000亿元)的筹资计划。其中2万亿日元将用于回购股票,其余资金用于偿还债务、购买公司债券和增加存款,预计将在未来4个季度内完成。

在这个计划中,首先就是疯狂抛售占据了孙正义整个投资生涯盈利80%的阿里股票。十多年来,靠着投资阿里1000多倍的回报,软银至少获利超1000亿美元。但此前,孙正义仍然多次强调不会出售阿里股票。不过终于是形势比人强,今年以来,孙正义接连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期权,套现约1.6万亿日元。

除了阿里之外,孙正义还通过出售部分T-Mobile股份获得2.4万亿日元资金,出售旗下电信子公司获得3千亿日元。

但根据孙正义以往的投资风格,如此高频率的卖出显然不是其本意。此前,孙正义的玩法是通过巨额投资,让这些公司能用资本的钱跑马圈地,然后熬到垄断那一刻,愿景基金再大赚特赚。

但面对投资者的质疑,与软银股价下挫的事实,一点点剥离可以换取的短期回报,不得不成为软银的权宜之计。

所以,看似漂亮的业绩反转,却未必真的意味着真正的翻盘。孙正义也在发布会上承认,“鉴于疫情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所以我不能保证未来能够持续盈利。”

孙正义能否再造阿里神话?

孙正义折戟的背后,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将孙正义称为“10倍先生”:“每次我解释任何商业计划或模型时,孙正义的第一反应就是说,‘大卫(卫哲英文名),可以扩大十倍吗?’……在我设法回答的情况下,他会接着问,‘再十倍呢?’”

孙正义的投资风格是大开大合、极为激进。他最擅长的玩法是不惜重金,对目标公司大手笔砸钱,迅速推高创业公司估值、扩大市场规模。每一个被投的企业都是巨大的估值,每一个都是概念炫酷的“独角兽”,但每一个都需要大笔烧钱,但能否赚钱却仍然是未知之数。

但这种打法带来的业绩虽然亮眼,其实却只是“纸面财富”而已。这些漂亮的业绩数字都是都是浮盈撑起来的,所投企业估值上升带动软银业绩增长。但一级市场的估值一向是个玄学,只要股权没有变现,这些业绩就都只是账面利润,不能转换为企业的现金流。

尤其是当时代转变,这种打法的弊端就会开始空前凸显。

一是由于大环境的遇冷,市场信心严重不足,投资人越发珍惜自己钱袋子里的钱,比起赚估值膨胀的钱,他们更重视“真金白银”的收入;二是因为互联网红利的式微,那种“烧钱”换“流量”的传统套路正在失效;三是uber这样的明星独角兽,运营数年仍然深陷亏损泥潭,越发地让投资人觉得,孙正义给他们带来的只是一个“大饼”。

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正在反思自己投资模式的孙正义,能否再缔造新的阿里神话?

让我们,拭目以待。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