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苹果2万亿市值多少靠“操纵”股市 | 钛媒体深度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24 08:18:40 2 0

原标题:苹果2万亿市值多少靠“操纵”股市 | 钛媒体深度

苹果园区 (Apple Park)

这是来自经济学家的忠告:“是时候让像苹果这样的美国公司停止沉迷于操纵股市,并开始考虑投资下一代创新产品了。”

钛媒体编辑丨林志佳

苹果再创里程碑!

2020年8月19日晚,苹果公司股价(APPL)盘中超过467.65美元/股。按苹果最新股本数42.76亿计算,苹果公司市值一度突破2万亿大关,正式成为全球首家市值突破2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同时也是美股历史上第一家总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展开全文

次日,苹果公司股价再创纪录新高,至473.1美元,日内涨幅2.22%,总市值维持2万亿美元上方。

美东时间周四(8月20日),苹果公司股价再创纪录新高,至473.1美元,日内涨幅2.22%,总市值维持2万亿美元上方。

数据显示,自年初至今,苹果公司股价上涨了59.24%,在过去的一年中,该股最高达到468.65美元/股,最低为201.00美元/股,累涨122.3%。

“2万亿”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大数字——大概相当于中国上交所170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或者半个德国的GDP。

在全世界范围内,第一家市值达到2万亿美元的企业是沙特阿美(在沙特利雅得证券交易所上市),这家石油巨头去年上市之初就创造了这一记录。但受油价影响,沙特阿美市值在2020年稍有跌落,目前约为1.8万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则表示,两万亿美元大约等于美国行业六大巨头——Visa、强生、沃尔玛、宝洁、PayPal和Netflix(奈飞)的市值总和。

翻看目前全球主要科技公司的市值排行,除Facebook外,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市值均超过万亿美元。

相比其他四家科技巨头,苹果一骑绝尘,挂牌上市仅40年,公司市值就从22亿美元涨到如今的2万亿美元。

苹果是怎么做到的?“2万亿市值”又意味着什么?

钛媒体App就上述问题与美国经济学家、马萨诸塞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经济学名誉教授威廉·拉佐尼克(William Lazonick)进行了交流,从业务和资本操作两方面拆分苹果两万亿市值之路。

苹果两万亿市值之路

1976年4月1日,21岁的史蒂夫·乔布斯和26岁的史蒂夫·沃兹尼克共同创立了苹果公司。

当时,苹果公司是一家个人计算机制造商。

成立之后,苹果公司相继发布了Apple I和Apple II两款电脑设备,售出数百万部,销量极佳,因此该公司决定在1980年12月12日公开招股上市,苹果成为当时最快挂牌的新公司。

此时,苹果市值约为22亿美元,刚过“独角兽”的及格线。乔布斯希望通过上市募投方式,让资本市场关注到苹果公司的发展。

上市第五年,苹果公司就进入到了《财富》杂志的世界五百强。

但在1980年代,乔布斯与苹果投资管理层发生了分歧。随着乔布斯对苹果公司的扩张计划,他将百事可乐公司的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但这一举动引发了投资管理层的争执,导致苹果董事会解雇了乔布斯和沃兹。

到1990年代中期,苹果公司陷入困境,在四年内更换了三位CEO,也无济于果。

最终,乔布斯回归。他相继发布了iPod,iPhone和iPad,开启了苹果最为鼎盛的时期。iPod,iPhone和iPad这三款畅销产品帮助苹果在2011年超越石油天然气生产商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

苹果市值增长历程(数据来源:Refinitiv)

乔布斯去世后,蒂姆·库克(Tim Cook)接棒,成为苹果的新“掌舵人”,公司再度迎来新时期。

在库克时代,苹果主要对过去产品进行细分、调整,接连发布Apple Watch智能手表,AirPods Pro和iPhone 11 Pro Max等产品,并且推动了Apple Music、Apple TV+等付费订阅服务,押注下一个利润点。

2014年6月,苹果市值增长到6000亿美元,同年11月突破到历史性的7000亿美元。2018年8月2日,苹果公司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又过了两年多,市值再翻一番。

如今,苹果公司的市值大约是埃克森美孚公司的11倍。

时代的幸运儿or股价“操纵大师”?

美国经济学家威廉·拉佐尼克教授认为,在库克时代,苹果公司能够迅速达到2万亿美元市值的原因有三:

一、市场被不断注资,以支持美国企业价值,让美股大盘得到蓬勃发展;

二、苹果产品毛利率高,盈利丰厚;

三、苹果利用创纪录的回购、拆股等方式“操纵”股市,支持其股价,并给股东带来股息收益率,从而让利润增值,提升公司市值。

一、市场被不断注资,以支持美国企业价值,让美股大盘得到蓬勃发展;

二、苹果产品毛利率高,盈利丰厚;

三、苹果利用创纪录的回购、拆股等方式“操纵”股市,支持其股价,并给股东带来股息收益率,从而让利润增值,提升公司市值。

一、美国股市蓬勃发展

回顾过去两百年内的美国股市,自经历1930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后,资本市场表现持续向好。即便是200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政府接管了导致银行倒闭并压低股价的不良贷款,美股迅速回温。当年9月,标普500指数(约占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总市值的80%)整体下跌幅度仅次于约旦和摩洛哥,跌超5%,好于俄罗斯和印度等其他48个国家的股票市场表现。

到了2020年,全球爆发新冠疫情,失业人数增多,美国二季度GDP(国内生产总值)萎缩10%,加上市场投资者持续处于悲观情绪,2月和3月美股下跌超34%。

但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告诉钛媒体App,疫情期间,美联储一直向美国金融市场注资数万亿美元,这一事件让包括苹果公司股票在内的企业金融资产价值提升,有助于吸引更多投资者去购买科技股,随之而来的就是标普500指数回温,苹果公司市值迅速攀升。

此外他认为,美国最富有的家庭中,有1%的家庭拥有美国约50%的公司股票,而且随着政府补助、人力成本降低,许多富人在疫情期间其实是变得更富有,他们不断向股市投入资金,从而提振了企业股票的需求。

《纽约时报》近日做了一组统计,表明标普500指数四十年来一直处于上升状态,目前指数已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克服了经济灾难。

作为标普500指数中权重最高的成分股,苹果当仁不让成为暴涨“元凶”。

截至8月19日,过去12个月内苹果股价累涨122.3%。自今年3月低点以来,苹果股价上涨了72%,整个市场环境的转危为安,成为该公司突破两万亿市值的因素之一。

纽约大学金融学教授阿斯瓦斯·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也曾公开表示:“这场危机加强了苹果本已强大的力量,市值两万亿成为通往安全的新飞跃。”

二、苹果仍然盈利丰厚

究其市值增长的原因,除了整个美股市场大环境因素外,稳定的销售增长是苹果市值增长的动力之一。

据苹果公司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该季总营收达到59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1%。资金储备从三年前的2160亿美元增至2600亿美元。业绩超出了华尔街的预期,股价随之大幅上涨。

其中,苹果公司的赚钱机器——iPhone产品的利润高,亦是苹果市值增长的核心因素。

即便iPhone手机标价万元,销量也不见大幅下滑,iPhone的Bom物料成本和手机售价之间的硬件利润率远远超过雷军所说5%。一旦苹果产品降价,销量止跌回升,销售额并没有出现大幅下滑的现象。

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4-6月份)全球手机市场数据显示,在降价促销,以及廉价版iPhone SE2市场反馈超预期的情况下,该季苹果共出货4510万部iPhone。比上一年增长25%。

虽然近两年大众开始唱衰iPhone创新,库克也开始转变策略,从2019年开始押注软件订阅服务业务。但苹果不得不承认的是,公司高度依赖于iPhone和相关服务的销售。最终效果就是,苹果一年600亿美元左右的净利润中,大部分来自于iPhone销售。

同时,手机是7*24小时的产物,它是一种“必需品”,加上苹果本身“iOS 生态”的唯一性。人们往往不再更换另一个生态的手机。因此,在选择手机设备时,大众仍会为iPhone这样的高溢价产品付出更高的费用,节省反复折腾的时间,提高使用效率,这让iPhone反倒越卖越贵,赚的也越来越多。

有分析师认为,未来几年,苹果硬件产品、软件生态依然会在全球流行下去。手机销量一直上升,盈利丰厚,公司现金储备额提升,市场也将愈加看好苹果股票。

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对钛媒体App表示,在iPhone推出13年后,苹果仍在创新和相关商品与服务上创造了可观的收入。由于最新的一份财报中,销售额和利润均高于2019年同期,使股票价格获得上涨动力。

“从7月30日的384美元/股飙升至8月4日的442美元/股,并于8月14日达到460美元/股,这一系列现象说明,苹果丰厚的盈利现象,让市场投资者获得买入想法,从而提升公司股价和市值。”

“从7月30日的384美元/股飙升至8月4日的442美元/股,并于8月14日达到460美元/股,这一系列现象说明,苹果丰厚的盈利现象,让市场投资者获得买入想法,从而提升公司股价和市值。”

三、苹果以多种方式“操纵”股市,推高市值

在库克接棒的这十年里,苹果市值增长了近5倍,是名副其实的“科技龙头股”。

相比乔布斯,库克非常关注资本市场的变化,多次在财报会议中“提振士气”,将部分资金投入到市场中,给予投资者以信心与回报,最终让苹果股价一涨再涨,这是苹果股价飙升的最后一个重要原因。

综合来看,库克使用了三种方式“操纵”股市来推高市值:分红、回购、拆股。

分红是指把利润按比例分给持有苹果股票的投资人;回购是公司把股票市场买回股票,然后将其注销或者留作库存股,市面流通股票少了,公司价值没变,股价就自然上涨;拆股则是将股票拆分,股东权益不变,公司的总市值也不变,从而激励每股股价急升,提升股票价格。

自2012开始实施资本回报计划以来,苹果每年的剩余资金都投向了资本市场。数据显示,截止今年4月,苹果已经把超过3610亿美元的现金送给了投资人,其中,苹果共回购了25亿股股票,价值为3270亿美元,平均每股回购价格为131美元。在已累计向股东返还的现金当中,近78%以上都用于股票回购,剩下用于派息。

苹果股票回购情况柱状图(图片来源:Avalon)

2019年,苹果宣布斥资550亿美元回购2.83亿股股票(均价194美元)。截至2019年12月底,苹果仍有59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授权。从总体上看,这超过了标普500指数中85%的公司市值。

威廉·拉佐尼克教授认为,过去十年来,在市场上流通的公司股票数量急剧下降,苹果流通股数量也大幅减少,标普500指数下的公司(指苹果)为了操纵性地提升(The Manipulative Boosts)自身股价,通过股票回购向股东分配了5.3万亿美元,即利润的54%。随着更多的散户追逐更少的流通股,股票价格上涨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强调,这种方式和财务业绩无关,更多的是资本市场上的回涨手段,以及与个股投资者的心理博弈。

由于苹果大规模进行股票回购、分红等操作,让每股收益出现了大幅提升。自2012年至今,苹果的每股收益增长了57%以上。

今年8月初,苹果再宣布将股票1股拆分为4股,这也是上市以来第四次拆股。该消息发布后,苹果股价在盘后交易中大涨近6%,次日更是暴涨10.47%,市值一夜大增1720亿美元,表明此举颇受投资者欢迎。

实际上,这三种“操纵”股市的方法,都能给投资者获得直接回报,也都是华尔街乐于看到的。在苹果没有推出令人惊艳的产品之前,库克希望在财务和市场数据上得到增长“创新”。

如今的苹果,对业务不冒险不创新、iPhone“护城河”难以被挑战、通过分红回购和拆股回报股东,成为了“股神”巴菲特最喜欢的那种公司。

虽然早年间巴菲特曾批评乔布斯不对外透露病情信息,但他的“钱包”毅然决然入股苹果。自2016年起至今,巴菲特已成为苹果第三大股东,同时也是其持股市值最高的个股。

随着苹果公司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巴菲特从中受益颇丰。2019年,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利润达到810亿美元,其中370亿美元是其所持苹果股票的收益。

FactSet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二季度末,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超过2.45亿股苹果股票,价值约1150亿美元。

库克“操纵市场”是好还是坏?

“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赚取利润,只要它符合游戏规则。”

“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赚取利润,只要它符合游戏规则。”

这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于1970年在《纽约时报》刊载文章中一句名言。

一种观点认为,企业以各种方式回报股东,是正常的行为手段。

雪球平台人气用户 Takun 认为,回购和拆股分别从中期和短期,对苹果股价形成一定的利好作用,这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并不需要过分担心。

PP Foresight的技术分析师Paolo Pescatore认为,苹果市值迅速上涨到两万亿,在短时间内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不过,苹果公司突破两万亿美元,对整个美股、A股市场带来蝴蝶效应,和苹果相关的供应链股票应声上涨。立讯精密、蓝思科技、欧菲光、长电科技、歌尔股份等股票在20日上涨5%以上,创历史新高。

但以威廉·拉佐尼克教授为例的另一方观点认为,苹果APPL一直都是标普500指数中的头部成分股,若巨头都持续回购下去,将带动整个美国股市的不良发展。

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对钛媒体App表示,股票回购等市场操纵方式,是美国公司本身表现不佳的一个信号。因为它们非常关心回购以支撑其股价,以至于他们没有对未来的技术发展进行投资。

“作为一个重要示例,美国在5G方面的表现严重落后。这就是面对技术困难下的思科,过去二十年里没有把资金放在技术等领域,最终无法取得像华为这样成功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个重要示例,美国在5G方面的表现严重落后。这就是面对技术困难下的思科,过去二十年里没有把资金放在技术等领域,最终无法取得像华为这样成功的主要原因。”

他曾提出一套“没有繁荣的利润”的理论。称企业把利润花在回购而不是研发和员工薪酬,会减缓创新并削弱了经济增长。且回购可能导致员工等中产人群出现收入不平等、工资增长停滞。这一观点于2014年刊登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并获得了当年的HBR麦肯锡年度奖。

在全球科技与互联网公司市值前五的股票中,与苹果做法截然相反的只有亚马逊,贝索斯一直在将公司利润拿做投资和技术研发,而非分给投资者——亚马逊已经连续8年没有回购股票。因此,目前亚马逊市值是它年利润的143倍,苹果则是22倍左右,谷歌母公司Alphabet是30倍。

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对苹果的未来并不看好。他认为苹果浪费了企业回购现金,并未将这笔现金投资于未来的新技术。在全球化“吃紧”的情况下,苹果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可能会大受影响,至于苹果短期内达到三万亿和五万亿市值,他认为苹果若不改变,这一市值几乎是无稽之谈。

“现在是时候让像苹果这样的美国公司停止沉迷于操纵股市,并开始考虑投资下一代创新产品了。“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对钛媒体App表示。

“现在是时候让像苹果这样的美国公司停止沉迷于操纵股市,并开始考虑投资下一代创新产品了。“威廉·拉佐尼克教授对钛媒体App表示。

不过,有意思的是,华尔街向来对苹果存在“双重标准”——他们既相信苹果应该把利润拿出来回报股东,而不是投入新业务,但同时也相信,亚马逊自己把钱花在新业务上比直接现金回报股东更好。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林志佳,编辑 | 赵宇航)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