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原创 郑爽快手直播首秀崩溃:业绩跟我有什么关系?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8-24 08:19:41 2 0

原标题:郑爽快手直播首秀崩溃:业绩跟我有什么关系?

文|陈渝

2020年8月21日,郑爽度过了“最难忘”的29岁生日。

当晚直播带货,郑爽因情绪崩溃而“翻车”。

之后两天,这一事件霸榜热搜,各种说法满天飞。被郑爽赶下台的一位助播表示,这是一场商业直播,相信郑爽是知道的,共有三十几样商品,都是收了坑位费的。

8月22日晚,郑爽在微博晒出直播间的众多品牌,并都注明“无直播费用“。不过到了第二天,这一条微博就被删除。

至此,郑爽直播事件陷入“罗生门”。

抛开事件本身看背后,核心问题依然只有一个:明星直播是什么?

郑爽直播“翻车”:不接受这样的销售方式

8月21日,郑爽生日前一天,在快手上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此次直播还配备了两位助播,一位是快手头部主播辛巴团队的猫妹妹,一位是上海电台动感101制片人、DJ子劲。

展开全文

按照预期,直播应该延续到零点,然后吃蛋糕,庆祝郑爽的生日。

一开始还算正常,郑爽配合介绍产品。随后,直播渐渐走向失控的方向。助播介绍产品时,郑爽打岔,询问大家有没有好听的歌曲,责怪助播带货太认真。

距离零点一个小时左右,冲突爆发,郑爽情绪崩溃。

DJ子劲为了让直播顺利进行,让郑爽介绍一下口红色号。郑爽是该口红品牌的代言人,但是她似乎完全不熟悉,直言“我不知道什么口红适合什么肤色的人”。DJ子劲继续打圆场,让郑爽先去休息。郑爽回怼:不好意思,我觉得你需要先走。

猫妹妹为了缓解气氛,也尴尬地表示,要不我们聊聊天吧。郑爽拒绝,坚持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是我自己的直播间,没想让两位来”“业绩跟我有什么关系?”

两位助播陆续离开,情绪崩溃的郑爽捂住了眼睛,直播中断。翻车后,马上被顶上热搜。评论中,负面评价较多。大多是指责郑爽“不敬业”、没有契约精神,并对郑爽的情绪状态表示担心。

多方发声,事件陷入“罗生门”

直播结束,多方发声,为我们部分还原这次翻车现场。

首先,这是不是一场商业直播?其次,究竟是助播自己要求上的,还是郑爽方邀约?再次,有没有坑位费?

先看两位助播。

直播结束,猫妹妹在与老板辛巴的连线中称:

DJ子劲在微博回应中也表示:推掉了其他工作来友情客串主持,导演给的工作就是把控时间和节奏。

再看这是否为商业直播。

郑爽在直播中表示:“这样的直播太过于商业化,我不是某种商业目的来的,我不是想来挣钱 不是这个原因,我真的是想推荐商品给大家,认为是我有意思的事情。”

但真的不是商业化直播吗?

直播前一天,郑爽在微博发布预告,话题是“郑爽821直播带货首秀”,带有快手醒目Logo的海报上,写着“郑品好物,官方推荐”。而在网友曝出的直播彩排现场视频中,也有郑爽在练习砍价等环节。如此看来,这场直播不像是“聊聊天的直播”,更像是一场正儿八经的带货直播。

直播后,关于坑位费的问题在网上形成了两派说法。

一张截图显示,一位加V账号网友声称自己是当天上品商家,指责郑爽如果纯属想玩,就不要收高坑位费和佣金。由于该截图没有露出ID,无从查证。

助播DJ子劲则透露:这本来就是一场商业直播,相信郑爽事先是知道的;三十几样产品,都是收了坑位费的,主持人有必要完成带货任务,不能看着团队赔钱。

天下网商记者联系到郑爽微博中列出的一家“商务代理合作”品牌,询问关于坑位费的事情时,品牌方表示公关部介入沟通,不便接受采访。

郑爽被顶上了风口浪尖,霸占微博热搜榜。快手娱乐官方发布了一则郑爽本人的视频。这则视频的文字说明冠以#郑爽#道歉的标签,并称郑爽“不适应催购式直播才委屈落泪”。但视频中郑爽并未直接道歉,只是称不想消费粉丝云云。

8月22日深夜,她在微博晒出直播带货品牌名称,包括“已代言”“已短代言”“商品推荐官”“商务代理合作”几大类,但均注明“无直播费用”。言下之意,自己没有收坑位费。

不过,如今这则微博已被删除。截至发稿,郑爽只是对DJ子劲个人私底下表示道歉,但未就此事对商家公开致歉。

背后矛盾:是明星还是主播?

郑爽事情走向“罗生门”,但比事件本身更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是,明星直播究竟是什么?

2020年,明星直播大热,翻车的不少。相较之下,郑爽是非典型的翻车。其他明星多是销售业绩差,但郑爽这场直播带货业绩不错,有了快手官方加持,据称成交超过6000万,却因个人崩溃而中止。

直播带货,本质上是一个新的商业场,主播即销售员,观众即顾客。商家们热衷于带来最大的让利,让产品“挤”进小小的直播间,看重的是人气和效率。“商品”和“人”得以进行更准确和快速的匹配。通常一场直播,可能链接数十个品牌,整场直播也会有紧密的安排和节奏。

郑爽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话里行间透露出对直播带货的抗拒。她表示“直播比我想象中严肃很多,可能我不太习惯整个围绕商品,觉得有点疲惫 ”,并一直强调“这不是我的直播间,不是我要的风格”。

在直播中,她暴露了对产品的不了解,即使现场不少是她代言的产品。她甚至不知道产品价格,多次询问工作人员,不介绍赠品,不向粉丝介绍规则。而这或许也是团队和平台紧急搬来两位专业主播坐镇的原因,可惜还是没能“救成”。

因为是将自己定位为明星,而非主播,这才有了一问三不知。但退一步说,即使作为品牌代言人、作为快手官方推荐官,她对产品的了解程度都不应当如此。

郑爽认为直播带货是一种“消费粉丝”、“消费自己”的行为,表示之后将不再尝试直播了。将直播带货看成是“消费粉丝“,也证明了郑爽本身并没有做好直播带货的准备。

纵观做得好的明星,首先清楚直播带货的内核,对直播带货并不抱有偏见。他们明白并积极实践一点:名气再大的明星,进了这个场,也是一位销售员。

目前带货效果比较好的明星主播,比如李湘、林依轮、刘涛等,在心理上接受了从明星到主播的转变。刘涛化身“刘一刀”,显示了为粉丝砍价的决心。李湘甚至将自己的微博名都改成了“主播李湘”;林依轮也直言:进了直播间,我就是一名售货员。

明星之外,“初代网红”罗永浩也在多次创业之后转向直播,虽然有诸多争议和不适应,但他仍将直播当事业。每场直播都会提前准备和事后复盘,并兢兢业业在微博“营业”。

而对粉丝来说,自己的偶像如果真能推荐亲自试用的好物好货,能让自己用到“偶像同款”,并且能享受到偶像带来的福利价格,也乐得消费。换个角度,这也是明星的一种”宠粉“行为。

不是所有明星都能适应带货直播,也不是所有明星主播都能卖好产品。

一位知乎网友提问,如何看待郑爽说的“这是我的直播间,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郑爽给出了回答:“必须接受社会的进程,要去做,但是不想一开始就顺应这种节奏,想做一个让自己关注的主播。”这条评论引来了上千条回复,多为反驳。

主观不适应者如郑爽,或许更好的解决方案是,私下开一个直播,直接与粉丝连线,这样就真能“自己的直播间自己做主”了。

编辑 徐艺婷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