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廖峥嵘:渲染“数字货币战争”是搞错了对象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8-27 03:54:17 1 0

原标题:廖峥嵘:渲染“数字货币战争”是搞错了对象

全球抗疫紧锣密鼓之际,货币领域正在发生一场静悄悄的数字化变革。美欧日等也正逐渐改变对数字货币的态度,由消极转为积极。

数字货币目前主要有三类。一是比特币等非官方的加密货币。虽然近几年被几度热炒,但它的核心技术可被借用,功能也可替代,应用前景有限。二是以脸书公司天秤币为代表的“稳定币”,虽然也是非官方货币,但以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法定货币计价的资产为发行储备,以提升币值的稳定性。从技术发展趋势看,这类“稳定币”有自己庞大跨国商业生态为基础,有可能进入实际应用,与央行货币共同流通。三是多国正在研制的央行数字货币。七国集团甚至已决定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展开合作。

美欧日态度转变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天秤币等对央行的货币权利提出直接挑战。二是新冠疫情改变商业模式,无现金支付迅速成长。国际清算银行报告显示,疫情期间,避免插卡输入密码等线下接触的“无接触支付”方式取得极大增长。三是中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带来竞争。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启动数字货币研究,2017年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今年4月以来开始在多个地市、不同场景开展封闭式应用测试。

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电子支付领域形成优势,中国人民银行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阶段暂时领先,这使中国成为其他几方觊觎的焦点。

去年10月,脸书CEO扎克伯格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强调,如果美国不进行创新将无法再保证全球金融领导地位,中国部分支付基础设施已领先于美国。去年12月,著名货币学者肯尼斯·罗格夫发文称,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有可能成为全球地下领域(逃税、犯罪、恐怖主义)使用的货币。他将一些国家央行加紧推出数字货币描述成一场“数字货币战争”,“不仅涉及设立新货币带来的收益,更关乎国家对经济进行监控和征税的能力,以及美国政府利用美元的世界地位来推进其国际目标的能力。”

当前数字货币领域确实出现了几对矛盾。一是主权货币与非官方数字币之间的竞争;二是主权国家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三是非官方数字货币间的竞争。矛盾各有权重,但当前的一对主要矛盾,应该说是主权货币如何应对加密货币和非官方的“稳定币”等带来的数字货币挑战。

首先,主要国家央行的数字货币还处于研制阶段。比如中国央行已经表示,试点测试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落地发行,何时正式推出尚没有时间表。美联储8月声明中称,“尚未决定是否进入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必需的政策程序”。其次,实验中的“数字人民币”准备取代的是流通中现金。现有法规对现金出境限制很多,即使可以跟随微信、支付宝等支付系统输出境外,别国也很容易加以限制或取缔。再次,央行数字货币与现有货币、银行账户可能长期并存。

央行数字货币对支付系统影响较大,但货币霸权的中心是储备货币。目前看,主权货币间既有的权力结构,还难以受到数字货币的直接挑战。因此,近期渲染“数字人民币”可能冲击国际货币格局、威胁美元霸权,可能是反应过度,也可能是脸书等为推动天秤币尽早过审推波助澜。

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电子支付有着重大区别,它不需要银行账户,从而能够大大降低结算成本、提高货币效率。央行可以实施更加精确的货币调控,从源头上铲除洗钱、黑金等地下经济。货币的进化史就是一部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市场效率的历史。发展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但保持必要的审慎是必须的。数字货币的发展会带来一系列结构性变化和挑战,它们远比主权货币争霸来得重要、急迫。

其一,它将极大削弱银行等金融中介。比如计划中的数字人民币虽然仍然是两层架构,即与传统货币一样,由中央银行投放到商业银行再面向居民。但从理论上讲,数字货币可由央行直接发行到个人,而市场主体间不需要银行就可以完成日常的交易支付,银行的功能可能大大弱化。全球庞大的金融中介体系要面临彻底重构甚至瓦解。

其二,国家的货币权利将面临两种截然不同的前景。技术发展使央行走到十字路口。大银行可能消失,意味着央行权力可以大大扩张。同时,超大型跨境(甚至全球性)经济实体可以通过发行类货币行使以往金融机构的职能,央行需要与它们重新分享货币权利。比如脸书的天秤币一旦落地,其金融活动规模将超过华尔街的许多金融机构,甚至超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技术进步无可阻挡,数字货币进入流通只是时间问题,各央行的当务之急是适应新型货币、新型合体机构、新型业态,将其纳入监管,或者学会与之共存。

其三,央行数字货币的高度集中化问题。不记名的现金是提升个人自由度的重要工具。央行数字货币是高度中心化的,或可匿名,无法匿迹,这与现金不同。央行理论上可通过数字货币掌握一切交易。货币权利面临重新定义。货币当局在保护个人隐私、捍卫货币使用者个人权利方面,能否做到足够可信可靠?这是一个问题。就像克隆技术、基因技术都有两面性,技术应用有伦理边界。对央行数字货币保持足够审慎是一种基本的负责态度。▲(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平发展研究所所长)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