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这次,阅文想如何解决网文盗版问题?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8-30 17:20:49 1 0

原标题:这次,阅文想如何解决网文盗版问题?

作者丨李禾子

邮箱丨lihezi@pingwest.com

或许没有哪家公司比阅文集团更适合来做“保护版权”这件事了。

一向在打击网络文学盗版方面积极出击的行业头部公司阅文集团(简称“阅文”),这次又带来了一项重要举措。8月29日,文字版权工委和阅文集团共同发起,联同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腾讯QQ浏览器、百度、搜狗浏览器和搜狗搜索,发出“阅时代·文字版权保护在行动”联合倡议。

这一倡议建立在同一天中国版权协会文字版权保护工作委员会(注:中国版权协会新增设的文字版权领域二级委员会)正式成立的背景之下,是文字版权工委成立后的第一项工作,得到中国版权协会的支持。不同以往,此次版权保护举措是第一次从搜索引擎、浏览器等入口级场景入手来建立正版内容保护机制。

保护机制创新、参与平台机构众多让外界不得不去关注这次的版权保护行动。同样地,这次倡议也再一次给所有人提了一个醒:迄今为止,网络文学盗版问题还从未真正得到解决过。

“平台能去努力,对我们作者来说是很大的慰藉了。”谈到此次阅文发起的倡议,阅文大神作家言归正传在接受品玩的采访时如此表示。

展开全文

毫无底线的盗版者

“网络文学的盗版侵权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它发生在每一秒,这已经是行业一种很扭曲的现状了。”言归正传这样总结,他从大学时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传自己的网文作品,并在大学毕业后的2015年成为全职网文作者,至今已经累计写作1700多万字。

用言归正传的话说,这1700多万字里有1400万字都被盗版过,这几乎也是每一部作品、每一个网文作者都会面对和苦恼的一个问题。

在网文圈子里颇有知名度的阅文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这个月刚刚完结了他的最新作品《第一序列》。他告诉品玩,在作品还未正式上架时,他曾向读者预告过新书名,得到的结果是盗版网站立刻把一些盗版小说改成了《第一序列》的名字,来诱导读者阅读甚至付费。

会说话的肘子的起点中文网主页

作品上架后被盗版更是分分钟的事。“每天更新完以后可能只需要10秒钟盗版网站上就出现了,几乎是同步的,没有任何延迟。”会说话的肘子说。

如果说早期的盗版还有一定节制可言,到现在,盗版已经变得越来越猖狂和没有底线。以正版与盗版上架的时间差来说,早期盗版还是在正版上架半小时或一小时后,但现在这个时间差几乎已经没有了。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曾经跟一些盗版手打组(注:在百度贴吧等平台自发形成的以打字或打印上传等方式供人阅读的盗版组织)做过交涉,贴吧最终同意盗版章节延迟十分钟发布,但“十分钟,很卑微啊”。

“盗版商经常有一种理直气壮的心态——我把你的书盗版了,给80%不愿意花钱买你书的人,让他们看到你的书,增加了你的影响力,给你带来了隐形收益,你应该感谢我。”言归正传说,这让他对盗版商感到极度反感。

很多时候盗版商做的还不仅仅是简单的搬运工作,还有包括评论、打分等各种社交互动功能,甚至开发App让读者付费打赏。这样一来盗版读者也自成一个圈子,导致读者转正的概率越来越低。

几乎没有作者不因为盗版感到灰心过。言归正传曾在大学毕业前的一段时间停笔,“那时候不可避免地会想,如果没有盗版的话,我的现状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的收益是不是会翻倍甚至十几倍。每当想到就会很沮丧。”

然而面对盗版,大部分的作者都选择了默默忍受。“我们很想打击盗版,但是打击盗版的时间、金钱等各种成本都很高,所以大家已经慢慢变成了一种无奈的情绪。”会说话的肘子说。并且很多时候,作者难以找到维权门路,而即便是诉讼成功,后续也可能会面临赔偿等执行上的困难。

打击盗版难在哪?

在一份给品玩的书面回复中,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分析了如今网文盗版问题难以解决的原因。其中之一便是盗版行为愈加朝隐蔽化、地下化发展:

一是盗版技术隐蔽化,如网络文学作品盗链、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使得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和追责更加困难;二是盗版行为地下化,诸多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打击起来十分棘手。

一是盗版技术隐蔽化,如网络文学作品盗链、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使得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和追责更加困难;二是盗版行为地下化,诸多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打击起来十分棘手。

同时,由于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上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也使得盗版成本低廉,新的盗版站点和App不断出现。

言归正传也告诉品玩他的观察,以起点中文网(简称起点)为例,一方面,作为老牌站点,起点已经被盗版商层层包围重点关注,“根本就挡不住”;另一方面,起点架构大、外部渠道多,只要一个渠道中出现短板,就有被盗版的可能。

除了盗版商本身的原因,媒介的变化也给打击盗版带来了难度。

根据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模型最新核算数据,2019年中国PC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缩减至17.1亿元,同比下降24.7%,但2019年中国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为39.3亿元,同比上升10.4%,呈现出明显的反弹迹象。

也就是说,虽然前两年PC端盗版情况有较大程度的收缩,但以中小型盗版网站为源头的移动应用顽疾难除,随着用户阅读习惯的迁移,众多盗版商愈加重视移动端市场,将会对移动端网文版权保护工作造成持续增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不容忽视的还有盗版的“帮凶”。

会说话的肘子告诉品玩,目前有很多淘宝店会提供出售盗版网文书籍的服务,“只要付钱,就能找店家买到这本书的txt版本,而且可能一本几百万字、正版需要100多块的书籍,淘宝盗版全本只卖两、三块钱,甚至是一块钱。”

▲ 某淘宝店铺截图

搜索引擎则给盗版网站提供了更大的流量入口。会说话的肘子表示,最令他沮丧的一个现象便是在搜索自己的作品时,搜索引擎提供的结果,“从前往后翻3页,20多页,甚至翻100多页,都是盗版网站的链接。”

“其实如果没有这些搜索平台的话,读者不是那么容易找盗版阅读渠道的。你不提供搜索结果了,读者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搜索平台提供了这样一个渠道,等于说是变相方便了盗版阅读。”会说话的肘子说。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阅文此次发起的“阅时代·文字版权保护在行动”倡议会从搜索引擎、浏览器等场景入手。

政策转好,各家平台联合起来

相比于更早期,近几年网络文学版权环境还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比如,读者为正版付费的意识有着明显增强,越来越多读者愿意为了自己喜欢的作品付费,其中也包括不少原本的盗版读者;平台也在通过提供更加优质的内容和服务,进一步激发用户的付费意愿和正版荣誉感;在打击盗版的具体行动上也有诸多成效,2016年盗版最大的聚集地之一百度小说类贴吧被大批封杀时,当月众多网文作者的收入增幅明显。

然而即便版权环境有所好转,盗版问题一直以来依然没有得到根治,盗版站点层出不穷,如野火一样将网文行业包围。

当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盗版的违法成本太低。“你即便维权,得到的赔偿也很小,这和你用的时间成本不成正比。”重庆市作协副主席张者如此表示。

从根本上说,违法成本低出于司法判赔力度不足以及相关规章制度的不完善。

司法判赔力度低意味着不容易对盗版商形成有效威吓和吓阻,但如果提升到一定水平,盗版商就会考虑阅读量、点击量等产生的利润是否足够覆盖违法成本,是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同样,当违法成本提高后,维权成本自然就会降低。“当被侵权者纷纷拿起法律武器去捍卫自己的权利时,违法者就会越来越少,每一个人的著作权就会得到保护。”张者说。

今年的两条政策修订某种程度是对从业者需求的回应。

今年4月,《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侵权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适用赔偿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将法定赔偿额上限由五十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意味着调高了盗版违法成本。

对此,广西作协主席东西表示“提高到五百万元都算少了”,“原创需要巨大的付出,可抄袭者模仿者却躺赢……这不仅是钱的问题,而是打击了一个行业的积极性。”

8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就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新增“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权利人符合法律规定的通知而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当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这也为这次“文字版权保护合作”倡议从搜索引擎、浏览器等场景入手提供了政策依据。

“行业自律是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工作的重要方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黄玉烨教授表示。张者同样评价这则通知,“这对网络服务提供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平台的提供者,你自己合法经营是不够的,还要管理好自己的平台,任何不作为都可能负连带责。”

两条政策修订为后续打击盗版行动提供了很有力的支持。

随着技术发展,网络文学的盗版打击难度也愈加增大,仅凭作者一人之力维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需要依靠平台为其提供技术、法务等等支持。“大多时候我们只能苦中作乐讨论一下,但改变现状需要整个作者群体的联合。”言归正传向品玩表示,“但文人相轻,这时候平台如果表明态度,大力去打击盗版,很多作者都会去支持的,因为这已经跟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了。”

但依然存在不同作者所属平台不同的事实,即使想联合也很难。所以不仅凭一人之力不行,仅凭一家平台之力也难以打击全部网站,需要各家平台联合起来。

这就赋予了这次倡议以意义。“这是正版化深入人心,成为行业共识的体现。”黄玉烨教授表示。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丛立先教授则给了阅文很高评价,“(倡议)体现了阅文新任管理在内容生态扶持与原创版权保护方面的决心与贡献,也体现了网络文学企业营造良好文学版权生态环境的社会责任。”

“就算再习惯也必须对盗版保持愤怒,”言归正传说,“平台们只要力度再大一些,态度再坚决一些,作者们也会慢慢全都站出来的。”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