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原创 蚂蚁招股书里,“科技”词频为何那么高?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31 02:31:58 8 0

原标题:蚂蚁招股书里,“科技”词频为何那么高?

王如晨/文

言为心声。蚂蚁科技集团IPO越来越近,它的诸多表达,都透露着内心意志。

给你提供一个切入解读的视角。那就是招股书中几组词频:

1、“金融”1131次,剔除与公司名称相关的重复表达,近1100次;

2、“技术”、“科技”、“数字”,各500次左右。“区块链”相关,220多次,“智能”194次;

3、“小微”196次;

4、“创新”278次,“增长”247次;

5、“数据”351次,“信用”187次;

6、“风险”491次,“监管”264次,“安全”225次。

只是粗略统计。不过,还是能说明,蚂蚁科技集团身上的基本特质:那就是以技术、数据、安全为基础、以金融为核心场景、以服务小微企业为目标的浓厚的“科技属性”。同时,“风险”一组也能反映这个行业的挑战与特定壁垒。

若选一组进一步切入分析,我会选加总词频最高的“技术”一组。它不但能反映蚂蚁科技集团的生态演进、产业定位,也最能体现它此刻的内心诉求。

你应该能想到7月里一场更名行动。“蚂蚁金服”去掉“金服(金融服务)”一词,成为“蚂蚁科技集团”。内部人士透露,本打算更名为“蚂蚁集团”,未获通过,只有某70多年国企才叫“XX集团”。

公司新名字与词频表现基本吻合。它显示出,蚂蚁强化“技术”、“科技”属性、数字时代基础设施平台定位的强烈用意。

这背后逻辑,有些层面非常容易理解,有些层面就比较晦涩、富有心机。让我们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分析。

一、 科技属性事关估值策略。

与金融服务机构、一般金融科技概念同业形成差异。

二、 科技属性集中反映业务结构、增长策略、生态演进以及商业模式的差异化。

蚂蚁无论2014年诞生的逻辑、技术储备还是今日业务基本面,都能确立为一家科技公司。

三、 别忽视仍未被独立估值的蚂蚁“创新业务”。

若套用阿里集团之前的履带战略,今日营收“小不点”创新业务,可能会再造一个新蚂蚁。它的价值可能不逊阿里集团中的阿里云智能版图。

四、 科技属性事关蚂蚁的复杂治理。

适应监管;与阿里相融共生,同时又有复杂博弈甚至竞争。

关于“科技”属性与估值话题。

2018年,蚂蚁集团C轮融资时,估值已达1500亿美元。在目前每股发行价尚未定之前,外界分析说,蚂蚁估值将达2100亿美元。

蚂蚁可是业界金融牌照最齐全的平台之一。强化“科技”属性,当然有利于估值提升。因为,若按它当初的名字“蚂蚁金服”看,外界会认为它带有金融机构的特质。

它的估值就更多以净资产为基准,溢价不高。

《界面新闻研究部》表示,金融机构普遍采用ROE-PB估值法,2017年至今,蚂蚁净利变化较大,净利率最低2.51%,最高达30.20%。而ROE相对稳定,约10%。如此,选取与蚂蚁ROE接近的大型银行、保险公司及代销业务突出的东方财富对标,平均市净率为3.65。2019年,蚂蚁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为1833亿,按2019年净资产24%增速,以3.65倍市净率计,蚂蚁上市后对应2020年市值约8315亿。

这数据够惨淡,远不及2018年估值。不过,转向“科技”公司维度,通常使用PE方式计算。界面据蚂蚁目前两大主业即“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数据,将其它各子业务独立对标外部,分部估值,最后给出一个1.52万亿数据。

这个就与目前传闻估值数据相近甚至还略微高一些了。

本世纪以来,“科技”属性强烈的公司,比的几乎是最高的市销率。截至目前,全球四大科技巨头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也是这种估值策略的集大成。

此外,蚂蚁强化“科技属性”,也有利于突出它与其他所谓Fintech公司的差异。仅估值看,2019年,毕马威(KPMG)和金融科技投资公司H2 Ventures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100强榜单(Fintech100)”中,排在蚂蚁身后的30名估值总和,都不如蚂蚁一家。京东数字科技排名全球第三,不过去年估值1977亿人民币,约合280多亿美元。

这样描述,很容易留下一种功利印象:好像因为IPO临近,蚂蚁为了“估值”才去渲染“科技”属性,制造概念。

其实,科技属性,集中反映的恰是蚂蚁多年来的生态开放演进、基本业务结构、增长策略、生态演进以及商业模式的差异化。

蚂蚁发展史,就是一部技术创新与金融等核心场景融合的数字金融服务史。不过,临近IPO,确实也需要强化突出这一形象。

蚂蚁前身为阿里小微金服,后者基于支付宝形成。当年小微诞生,也是支付宝“出淘”之后的场景服务升级、生态体系的建构。它不止服务阿里,也不止服务电商,而具有更加综合的驱动金融业与泛商业数字化的能力。

2014年10月成军时,主要业务包括支付宝、支付宝钱包、余额宝、招财宝、蚂蚁小贷、网商银行等。蚂蚁将服务对象锁定为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者,依托数据优势,走平台化道路,目标是打造一个开放的金融生态。你看这个表述与今日还是有一定差异的。蚂蚁拥有许多牌照,部分确实可以自营。

不过,它并非要做一家金融机构。2015-2016年,井贤栋多次强调,蚂蚁业务体系如支付、理财、融资、保险、信用等只是水面上一小部分,真正支撑的是水下云计算、大数据和信用体系等底层平台,未来会持续开放。

蚂蚁诞生本身就是支付宝“出淘,也是阿里生态开放策略。当然,有一件事还是再度提起,因为它是蚂蚁公开确立的立场:2017年堪称蚂蚁全面开放元年。当年3月,它强调说未来只做tech,向金融机构开放技术与平台。随后“蚂蚁聚宝”升级为AI理财平台“蚂蚁财富”, 启动开放。

支付宝诞生16年来,蚂蚁沉淀的专利、技术、牛逼的解决方案,不仅重构了支付与微贷,更是渗透2B、2C,深广地改变生产与生活方式。

招股书技术描述太多。这里不复制黏贴。截至目前技术战略表述是 BASIC,也即Blockchain (区块链)、ArtificialIntelligence(人工智能)、Security(安全)、 IoT(物联网)和 Cloud computing(云计算),这是金融科技的基石。蚂蚁底层拥有独立研发的金融领域分布式数据库、金融级分布式系统、区块链等。这种基于数据、计算、算法,全新的信任体系、风控体系,当然还有蚂蚁生态、阿里经济体生态的服务,使得蚂蚁BASIC从诞生起就具备其他Fintec没有的最佳场景实践。也就是说,它的技术从一开始就已被商业化验证。

这种经过验证的技术服务,早已转化为蚂蚁具体业务,并优化了收入结构。2015年,蚂蚁营收64%来自支付,23%来自金融,14%来自技术;2016年,支付为65%,技术17%,金融18%;2017年,技术34%,支付54%,金融11%。

招股书里,截至6月底的过去12个月,支付与商家服务占比为36%。2020年上半年,数字金融科技占比63.4%。这部分包括花呗运营的微贷科技、余额宝和天弘基金运营的理财科技以及由好医保、全民保运营的保险科技。另外一部分,创新业务营收占比目前较低,不到1%。

显然,蚂蚁确实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技术收入主导的公司。只是说,目前金融场景占比较高。这也符合它诞生以来的核心定位。

“数字金融技术”业务占比最高的结构,应该会延续很久。但是,“金融科技”概念,并不能完全容纳蚂蚁现有所有技术与业务形态。

当然还有其他维度。比如人力结构。蚂蚁1.6万员工,6成属于研发人员。

它还有创新业务。

你可能觉得它不过是个“小不点”。是的,从营收占比看,不足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千万别忽视这一版图。

它不仅有望成为未来蚂蚁新中台的基础,足可对标阿里集团的2B基座阿里云智能,更是蕴含着重构、超越支付宝建立起来的信任体系,甚至重塑蚂蚁未来的整个生态体系。

它也将是蚂蚁未来估值的新利器。截至目前,招股书里尚没有对它进行独立估值。业界传闻中的蚂蚁2000多亿估值数据,并没有体现这部分价值。

不是夸张。

所谓“创新业务”,主要就是智能科技业务下的“蚂蚁链”。所谓“蚂蚁链”,也即7月23日全新升级的一项品牌业务:蚂蚁旗下区块链平台,与智能科技其他业务如物联网等重组,升级为“蚂蚁链”。井贤栋随后表示,蚂蚁链是数字经济时代的“信任新基建”,始于“区块“,但不止区块链,“block重要,chain更有价值”。

内部人士透露,蚂蚁链也是马云5月与蚂蚁中高层沟通时亲自做出的命名。

显然,这不是一项产品或单一技术的命名,而是独立业务版图的新生。尽管目前属于“智能科技业务范畴”,品牌升级却意味着,它与蚂蚁支付连接、数字金融科技形成了分野,极可能成为更加独立的单元,比如子公司形式。

消息人士透露,蚂蚁链有望进一步走向独立,就像当初的阿里云智能。

这不可能出于简单类比。阿里集团的生态演进、业务升级、组织升级,阿里云诞生、独立到阿里云智能诞生,可谓关键节点。它是一个平台技术、数据以及商业能力壮大、沉淀之后的溢出效应,也是生态开放战略。

蚂蚁生态体系,始于当年支付宝“出淘”独立,围绕它建构起完整而多元的版图,尤其是技术商业大成之后,蚂蚁自身到了诞生一个类似2B基座的时刻。

截至目前,高盛给阿里云智能的估值为930亿美元。蚂蚁链现在财务贡献还不大。但要看到一个信号:蚂蚁链品牌升级当天,蚂蚁喊出了“上链就上蚂蚁链”。用蚂蚁智能科技负责人蒋国飞(花名:姐夫)的话说,区块链已经到了开始规模化商用的时刻。此前,他曾定义2019年为区块链商用元年。

这意味着,蚂蚁链未来几年将迎来规模化增长机会。蚂蚁解决方案负责人东雅表示,决定区块链真正爆发的两个条件:一是链上资产规模与流转指标达万亿级;二是区块链触达的用户规模得亿级。

目前还远没有达到。但是,用曾鸣、蒋国飞的话说,今日区块链就像90年代的中国互联网业,有些朦胧,但生机无限。这种机遇转换的逻辑,过去20年,阿里经历过太多次。其中,支付宝、阿里云都是经典。

在马云那里,蚂蚁链对于产业、社会层面的信任体系建设,带有颠覆支付宝的价值。

而且,以区块链为核心技术要素的创新方向,已被中国国家最高决策层定义为国家战略。它也是数字基建的核心要素。

蚂蚁之前已经多次公布过区块链几组数据:连续4年,蚂蚁区块链专利申请数、全球授权数全球第一;2020年,平台性能实现了“双10亿”,就是支撑10亿帐户下10亿交易量的性能水平;每天上链量超过1亿次;2020开年,蚂蚁公布50多个区块链场景落地。随后两个月,蚂蚁核心专利、论文、主导生成的国内外标准密集发布。

更有商业模式的创新。那就是蚂蚁开放的联盟链。这一行业发展节点,若非疫情,本来2月正式上线,不过4月仍及时做了发布。它与蚂蚁链的BAAS化能力结合,加上蚂蚁乃至整个阿里经济体优势,有望成就一个巨大的新生态。

蚂蚁链升级意味着“上链”与物联网及智能要素产生更高协同。这一点确实就像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

若注意到这一幕,或许能意识到双重意味:蚂蚁链升级消息释放当天,蚂蚁科技集团宣布,将以A+H的形式在香港、内地同时挂牌。我想,从价值挖掘来说,蚂蚁链之于蚂蚁集团,就像阿里云智能之于阿里集团了。

此刻,蚂蚁链更多强调了技术、架构、场景,业务收入还比较小,只看收入很难给出合理的估值。但我们相信,随后当正式独立,应该会有相对详实的数据做依据。

不要忽视创新业务。它事关蚂蚁技术竞争力与未来开放生态,它有利于资本市场捕捉蚂蚁未来成长性、投资价值。几年后,它应该也会成为新的增长象限。

最后一个问题,为何说“科技属性”事关蚂蚁的复杂治理?

这个我们从两个层面看:一是科技属性与行业监管关系;二是蚂蚁与阿里集团的共生、协同及复杂博弈。

招股书里,“监管”词频264次,显示出一个行业不同的味道。若不熟蚂蚁历史,很容易视“蚂蚁金服”为一家金融服务机构。

多年来,蚂蚁虽反复强调它的科技属性,期间还特意命名为Techfin,但它超越全球同样的体量与市场地位,始终都会成为行业监管的标志。它也被视为遭受影响最大的平台之一。

当然不是揶揄监管。恰恰相反,无论是传统金融服务,还是数字化金融技术服务,最大挑战之一就是“风险”。招股书中,“风险”词频491次,揭示了一种本质。

蚂蚁更名,应该不排除这重用意。强调科技属性,有利于淡化、过滤政策面的一些影响。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复杂治理。顺应监管,同时通过技术、商业模式、生态体系创新,形成一种稳健、负责的发展策略,才是蚂蚁持续升级的方向。

第二层,如何理解它与阿里集团的关系?

这更是个复杂问题。招股书从头到尾,这部分内容相当多,涉及两者之间的股权权益、未来潜在的竞争、技术专利、品牌、用户洞察、场景、生态,有许多无法从生态维度真正切割的关系。

蚂蚁源头脱胎于阿里集团。招股书里,它强调了与母体的“协同”。但更是突出了独立性,包括资产完整性、业务独立性、人员独立性、财务独立性、机构独立性。

“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专注于各自的业务领域,具有清晰的业务划分,截至本招 股说明书签署之日,不存在对蚂蚁集团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的竞争,不存在严重影响独立 性或者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招股书说。

固然阿里持有1/3以上股权,但蚂蚁已很难包容这类说法:它是阿里集团的“子公司”。

我们更要注意到一个非常微妙的细节:在“主要竞争企业及同行业可比公司”中,除了腾讯,蚂蚁亦将阿里集团描述为竞对之一。

此外,它进一步强调,与阿里未来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最终,“可能未必能够按照符合公司利益的方式得到解决,并可能会对公司的业务运营、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

逻辑是,目前蚂蚁与阿里集团业务定位存在差异,不存在实质性竞争,但双方未来都可能进入新领域,从而产生竞争。

根据《股权和资产购买协议》,除若干双方同意的例外情形或征得同意外,蚂蚁不得从事阿里集团不时从事的业务或合理延伸,阿里集团也不得从事蚂蚁业务范围。

但随着两大组织都朝着数字基建形态演进,它们之间的边界一定会越来越模糊。而阿里集团的场景维度相对来说更丰富。蚂蚁坦陈自身未来拓展空间可能受限。而且,蚂蚁拟投资双方 业务范围外的公司,且投资比例或金额超过特定门槛,也需向阿里集团提供优先投资机会。

“这些安排可能妨碍公司为拓展生态而进行的战略投资。”招股书说。

过去,两大组织主要体现电商生态与金融生态的差异。而最近两年,它们之间在技术、场景、等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协同甚至重组。举例说,蚂蚁本来也有锻造公有云的能力,但后来金融云与阿里云智能协同更有利,今日蚂蚁链之所以诞生,其实某种程度也是与阿里集团技术与新的生态方面形成的区隔。

相比技术演进、全球监管压力,以及诸多不确定性的宏观形势,夸克认为,蚂蚁与阿里集团之间的这种关系,才是最大的挑战,它们共享价值观、用户洞察与关键场景,极度协同,但内在博弈、竞争亦更复杂,影响更为深远。老实说,过去两年,蚂蚁与集团人员调换,其实已经是治理升级的动向。

不过,就像我们认同阿里集团的价值一样,此刻我们同样认同“蚂蚁”的价值与力量。如同它的名字“蚂蚁”一样,“小即美好”,“小,蕴含力量”(small is beautiful, small is powerful)。“蚂蚁”一词确实充满一种温和的基础设施力量感。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