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美团饿了么没办法无视争议了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11 02:11:45 1 0

原标题:美团饿了么没办法无视争议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科技不吐不快

文丨科技不吐不快

针对《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引发的争议,两大外卖平台先后做出回应,无论是饿了么将“选择权”的责任转嫁给用户,还是美团的弹性奖励机制,即使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也算是屈服舆论表了态。

配送速度是用户对外卖平台最直观的感受和要求

外卖平台将最初1个小时的配送时间压缩到现在的30分钟,美其名曰是系统智能配单提升了骑手的配送效率,实际上是用户端对时间要求越来越敏感,超时容忍度越来越低,在平台补贴暂停,下单体验同质化,商户又基本相同的条件下,两大外卖平台拼的就是配送效率。

如果没有补贴,纯APP体验上,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基本没什么差别,而商户一般都会同时上架两家外卖平台,即便外卖平台会积极要求独家合作,但平台上少几个商户影响也不是决定性的。为了突出竞争优势,外卖平台能控制的就是压缩骑手的配送时间。

对用户而言,肚子饿是不能等的,尤其占比最大的午餐外卖对时间要求十分严格,因为用户午餐等待时间直接影响午休安排。没有补贴也得吃饭,APP好用与否无关紧要,餐品不好吃可以换一家,但对外卖配送时间的要求是长期持续的,无论出于饿肚子的角度,还是午休时间安排的角度,都希望外卖越快越好。

12:30吃上饭与12:45吃上饭,直观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尤其是午休时间短的公司,多15分钟午休时间极其宝贵,完全够小憩一下。如果两个外卖平台一个配送时间是30分钟,另一个配送时间是45分钟,绝大多数用户都会选择前者,所以外卖平台自然会尽可能的满足用户需求,因为这意味着更大的交易额。

外卖平台不是不能为骑手提供更好的配送体验,而是不愿意

在《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内容中,指出雨天、等餐、红灯、电梯等因素都会影响骑手的配送时间。如果30分钟配送时间是限定死的,系统确实没办法解决这些环境因素,但如果从关怀骑手的人性化角度,完全可以加入弹性考核参数减少对骑手的压迫,以美团和饿了么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到。

展开全文

雨天,订单量大,但因订单增长与下雨路滑等多个因素,订单超时很常见。对于这个问题,可以在系统中增加天气参数,现在的天气信息都是即时变化的,外卖平台可以根据不同城市当下是否有雨而自动延长订单配送时间,例如北京朝阳区下雨,外卖配送时间自动延长15分钟,其他无雨城市或地区配送时间不变,在系统层面这是很容易做到的。

等餐问题,也可以做出改变,例如要求商户配置一个动态二维码打卡器,如果外卖员到了并没有第一时间取到餐,就扫码打卡开始等待计时,如果5分钟内没取到餐,5分钟后10分钟内可以再次扫码打卡,依次循环,如果10分钟后没有再次打卡,默认骑手已完成取餐。平台可以根据等餐时间适当延长骑手配送时间,并给商户相应负激励。对骑手而言,时间就是金钱,不会无缘无故的等餐,所以如果是因等餐导致的超时,不能只让骑手承担责任。

红灯问题,可以采用弹性方式适当延长每个配送订单的时间。开车用过导航的人都知道,系统会将红灯因素纳入到行驶推荐路线内,外卖平台的导航也可以将红灯因素考虑其中,例如某一单有3个红灯,可以给骑手延长45s时间。当然,这不能根本上解决骑手闯红灯的问题,但外卖平台应该人性化的将其考虑其中,并且严格要求骑手不能闯红灯,这也是对其他行人的尊重和保护。

电梯问题,也是困扰骑手的重要问题,外卖平台也能通过细节功能的人性化优化来降低骑手等待电梯时的焦虑。例如在饿了么的系统中,有一个“报备”功能,骑手到了楼下等电梯时,可以点一下报备,记录这个时间,然后送完后再点送达。这个功能并不能提高配送时效,反而有可能降低配送时效,因为给骑手时间压力,有些骑手不得不爬楼梯,如果可以等,很少有骑手愿意爬楼梯。

极限竞争之下,不监管外卖平台,骑手就只能被压榨

以上不难看出,用心从系统层面考虑,外卖平台可以为骑手做的更多、更人性化,但之前外卖平台却假装看不到、想不到、做不到,在被媒体关注之后,美团就立刻提出要在这几方面做优化。所以,之前不是做不到,就是不想做。

原因很简单,在极限竞争的环境之下,外卖平台需要用户,用户希望尽快拿到外卖,外卖平台就只能硬性减少骑手的配送时间,美团外卖与饿了么,谁都不想比对方送的慢,送的慢意味着丢失用户、丢失市场。

况且外卖平台给了骑手足够的薪资,在商言商,有骑手受不了平台的规则可以不干,平台不强迫其实,也不缺骑手,市场供需情况会自主调节骑手与平台的关系。从商业竞争层面,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都没有错,只不过对骑手缺乏人性。

这次媒体让两大外卖平台睁开了一只眼,并作出了“让步”,均推出了对骑手更为友善的系统举措,但真正能让两大外卖平台不再无视争议的话,还需要有关监管部门的介入,向管理滴滴等打车平台一样,监管外卖平台。

两大外卖平台为追求市场结果而不断压缩骑手配送时间所产生的社会影响一点都不亚于滴滴事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甚至更严重。交警帮骑手送外卖,是执法机构人性化的体现,但想从根本上约束骑手就得先约束外卖平台。对骑手而言,他们不怕交警,只怕平台,而平台现在怕谁?没有约束机制,没什么可怕的。

滴滴被监管部门管的死死的,滴滴司机被滴滴管的乖乖的,效果很显著。外卖骑手超时、逆行、闯红灯等行为也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民众正常出行的安全,难道不应该向管滴滴一样,对外卖平台也进行相应的督促指导么?

交警抓到骑手有违规行为,可以上报相关部门,相关部门对对应的城市站点进行处罚,例如停站整顿,如果平台不作为,平台要承担责任。监管部门对外卖平台的约束,将直接影响外卖平台的市场交易额,哪家平台都受不了停业整顿的处罚,这意味着丢失市场。

“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两手抓,当处罚带来的结果超过了最短配送时间带来的成果时,外卖平台自然会严格要求各站长注意骑手的配送安全,这样骑手面对的系统压力会有缓解,行人也更安全了。至于会影响外卖员的配送订单量,增加用户等待外卖的时间,这些平台自己想办法去平衡,滴滴也是这么过来的。

外卖小哥风里来雨里去的抢时间,的确不容易,但他们的不容易也不是给其他人正常出现带来影响的借口。美团饿了么把钱赚了,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连外卖小哥都是外包的或者众包的,出了问题跟他们无关,这种好事该到头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