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杭州社交小巨头要在美国上市!瞄准中东“土豪”,半年赚了近两亿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9-14 02:46:19 1 0

原标题:杭州社交小巨头要在美国上市!瞄准中东“土豪”,半年赚了近两亿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几位中国人创办的公司,即将成为“中东社交软件第一股”。

近日,中东地区社交平台黑马Yalla的运营母公司Yalla Group Limited(雅乐科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冲击美股上市。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Yalla已是中东北非地区最大的以语音为中心的社交娱乐平台。Yalla深受当地人追捧,霸榜中东多个国家的APP下载排行榜。

Yalla技术及产品团队“藏身”于杭州城西银泰

创立至今四年多,Yalla画出了一道漂亮的增长曲线。其月活跃用户(MAU)从2018年四季度的220万增长到2019年同期的420万,并在2020年二季度暴增至1250万。

随之而来是收入和利润的大涨。Yalla今年上半年营收5280万美元,净利润则达到2520万美元。

Yalla堪称数字经济时代的小型全球化公司新样本。这家公司的用户基本上在中东,但团队分布在杭州、深圳、迪拜等多个地方。

到2020年6月底,Yalla一共只有274名员工。其中,一半以上员工的办公地点位于杭州城西银泰,他们负责核心的技术和产品研发。此外,市场和财务团队位于深圳;迪拜则被称为公司的全球总部。

城西银泰也是杭州知名的购物中心,进进出出的消费者大概不会想到,这里竟然隐藏着一家让中东“土豪”们挥金如土的全球化企业。

如若Yalla在美IPO成功,对今年中国出海圈而言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例子。

展开全文

疯狂炫富刷榜,中东土豪停不下来

还记得很多年前用过的聊天室吗?选择一个感兴趣的话题,进入一个房间,愉快地与陌生人聊天或者潜水。

Yalla便是一款“多人语音聊天室”软件,且在中东地区玩出了新花样,人们可以在语音聊天的同时互相刷礼物,十分符合当地的社交习惯。

在中东北非地区,传统聚集活动majlis一直颇受当地人欢迎,这是一种朋友和邻居聚会社交、交换礼物、玩游戏的聚会。Yalla自创立之初,便将这项传统活动搬到了网上。

在语音社交平台Yalla的基础上,Yalla随后又推出单独的App——棋牌游戏产品Yalla Ludo,提供两种当地非常受欢迎的游戏:Ludo(飞行棋)和Domino(多米诺骨牌)。

Yalla相当于开了个聊天室,又开了个棋牌室,中东土豪们对此毫无抵抗力。Yalla目前支持8种语言,除阿拉伯语,还有土耳其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版本。

今年二季度,Yalla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250万,其中540万是付费用户。他们在Yalla房间共花费了3.095亿小时,并在Yalla Ludo上玩了总计4.072亿轮休闲游戏。此外,他们在Yalla和Yalla Ludo上的日均停留时长分别为4.5小时、1.4小时,可见中东土豪们对Yalla的喜爱和依赖。

Yalla的盈利来源于平台上用户们对虚拟物品的消费和升级服务,类似我们熟悉的直播平台。中东土豪们一激动就会刷礼物,为了使用更多功能也会升级VIP权限或者聊天室的高级会员资格。

为了激励用户,Yalla还创建刷礼物的排行榜,深深满足了中东土豪们的“炫富”心理。

Yalla的“套路”似曾相识?确实,无论是产品组合还是盈利模式,Yalla都与一开始的腾讯相似度颇高,它也因此被送上“中东小腾讯”的称号。

上半年豪赚近两亿,净利高达五成

Yalla成立于2016年4月,同年就开始商业化布局,并很快实现了盈利。

公司营收从2018年的4237万美元上升到去年的6347万美元,同比增长49.8%。2020年上半年,疫情之下宅家者众,Yalla营收也飙升至5276万美元,已经快追上去年全年的营收。

Yalla是一个纯线上社交娱乐平台,成本主要用于用户获取,因此在成本控制方面也有优势,带来的结果就是高利润率。

今年上半年,Yalla的净利润达到2520万美元,净利润率达到47.8%。而在去年同期,Yalla的净利润还只有1140万美元,净利润率为43.3%。也就是说,Yalla今年上半年不仅赚了去年同期两倍多的钱,净利润率也有所提高。

相比许多流血上市的科技公司,Yalla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跑通了盈利模式。

创始人来自中兴,熟谙中东用户需求

中东对不少中国人来说有些陌生。事实上,中东覆盖西亚、北非的多个国家及地区,总人口达数亿之巨,对社交娱乐的需求旺盛。其中不乏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等富裕国家,移动互联网渗透率也很高。

不过,阿拉伯语社交产品毕竟相对小众,全球社交巨头们往往忽视了这块市场的需求。很多社交平台很少提供当地使用的阿拉伯语版本,或者哪怕有阿拉伯语版本也缺少对当地文化的理解。

巨头缺席为中小社交产品提供了市场空间。Yalla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作为一家中国出海公司,其本土化策略做得很成功。

Yalla杭州团队

这个为当地量身定做的社交娱乐平台,在一些细节上也比较到位。比如,Yalla在用户界面注入了本地文化元素,非英语版本的Yalla会根据本地假期相关的颜色主题和徽标更新用户界面,其中的虚拟礼物也是根据当地习俗设计的。

根据招股书,Yalla创始人兼CEO杨涛,今年43岁,曾担任中兴通讯中东公司总经理10年。公司首席运营官许剑峰32岁,是杨涛的同事,也曾有多年中东北非地区业务及市场营销的经验。创始团队多年的中东工作经验,让他们对当地用户需求有了深刻洞察。

值得注意的是,杨涛非常低调,鲜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四年前,雅乐科技刚成立不久,杨涛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讲Yalla定位描述为中东版“YY语音+陌陌”。起步阶段,Yalla通过facebook定向投放广告,吸引了黎巴嫩、摩洛哥等地不少女大学生。“黎巴嫩就像中国四川,是有名的出美女美食的地方。女主播多了后,男用户自然被吸引过来了。”

变现难度加大,平台仍面临风险

这不是Yalla第一次冲击上市。去年10月,Yalla就曾曝出上市计划。不过彼时,yalla的平均月活只有400万左右,付费用户也只有50万,其中Yalla Ludo的付费用户只有17万,那时上市确实有点过于心急了。

一年后的现在,时机更为成熟。

Yalla Ludo没有辜负期望。到今年6月,Yalla整体(包括Yalla Ludo)整体月活达到1246万,相比去年10月翻了数倍。其中,Yalla Ludo的月活达到762万,几乎是主APPYalla月活的两倍。付费用户数更是猛涨10倍达到536万,其中Yalla Ludo占到其中的8成。

Yalla和Yalla Ludo 月活及付费用户的高速增长,除了平台拉新的成果外,还与新冠疫情爆发有关。疫情直接刺激了在线社交和游戏,并带来更多付费用户。

换句话说,Yalla目前亮眼的数据实际上是吃了一波疫情的“红利”,疫情之后能否持续还是个未知数。

再有,Yalla目前把未来的营收增长主要动力押注在高速增长中的Yalla Ludo,但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是,相比于主阵地 Yalla,Yalla Ludo 的“吸金力”实际上弱得太多。

从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来看,占到8成平台付费用户规模的Yalla Ludo 付费用户的ARPPU只有0.6美元,连Yalla主APP 25.9美元的一个零头都不到。

Yalla Ludo的吸金能力也远低于同类竞品,这让其在当地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要知道,腾讯的棋牌游戏ARPPU在2017年就达到了33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Yalla 平台的整体ARPPU自去年开始就持续走低,从去年9月的34.8美元降到如今的5.9美元。Yalla解释,这是因为平台的扩张,新的付费用户倾向于花费比现有付费用户更少的费用。

这个解释,实际上暴露了Yalla 平台的尴尬,即陷于“越大越难赚钱”的窘境。并且,Yalla 成立才四年时间,之后每推出新功能及新交易方案,都意味着ARPPU将持续波动,这对市场来说是一个不利的信号。

Yalla扩张过程中还面临越来越大的监管风险。这个平台不需要对用户进行实名注册和身份验证,且所有音频和文本通信都是实时进行的。而Yalla被当成异性交友平台等使用时,平台上的内容稍不注意就可能失去控制。

所有这些,都为Yalla的内容审查带来很大挑战,也直接决定其能否在中东地区长期生存发展。

编辑 郭小山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